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龙气

第四十八章 龙气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阴画儿被烧了。

        香烟缭绕之中,玄心的地魂在烟雾之后看着凌寒。

        似笑非笑。

        凌寒想起来刚才杀他的时候,他喊了一句“你不能杀我,因为……”

        就差那几秒钟。

        哎!

        大意了。

        特么的老绿茶害人不浅啊!

        暂时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凌寒就拿起笔想再画一副。

        反正时间还有很多。

        仔细想了一下,玄心和之前画过的其他尸体,唯一的区别只是画尸幻境之中看到的记忆不完整。

        “老绿茶,你这几天都做了些什么呢?”凌寒咬着笔杆,若有所思。

        神秘人见玄心的那天,也是凌寒刚刚来到地宫那天。

        是巧合吗?

        回忆从来地宫到现在经历的,一个一个名字在凌寒脑子里走过。

        先是关沧海,再是马大山,余天赐,然后是刘长贵、员外爷,再又是关沧海,然后是何澹、方无柒、李过云……

        邪尸宫!

        凌寒突然想起那天何澹口中说过,玄心道人送了自己“一场造化”。

        当时还以为那“一场造化”指的是御魂和黑刀,现在看来并不尽然。

        自从进入邪尸宫之后,自己虽然看似险象环生,但其实一直都是有惊无险,就连卜卦的结果几乎也都是“大吉”。

        这一路走来,自己也好像吹皮球似的,在不停变大变强。

        ……

        如果这“一场造化”到现在都还没结束呢?

        如果玄心的死,根本就是设计好的呢?

        以玄心一品上的品阶,如果不在天机楼中,自己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可他偏偏选择了这么一个地方。

        这就相当于把自己放在了砧板上,什么样的人会这么傻?

        玄心是活了百年多年的老妖精,怎么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又复盘了一遍玄心的表现,在天机楼这样的一个特定环境下,他的下场似乎只有两个。

        要么和凌寒联手。

        要么死。

        ……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心头升起。

        凌寒深吸了一口气,拿起画笔在画纸上“刷刷刷”画了起来。

        几分钟后,画纸上出现了一个穿这斗篷,整张脸都隐入斗篷之中的人。

        在斗篷之中的那一片黑暗之中,有一片璀璨的星空。

        将阴画儿置于香火之上,几秒钟后,上面浮现了一个数字。

        【叁】。

        三分像。

        这是凌寒画尸以来,评价最低的一副阴画儿。

        不过无所谓,总算是过关了。

        阴画儿之上,那个穿斗篷的神秘人透纸而出,缓缓走到凌寒面前,停了足足能有半分多钟这才砰然消散。

        三炷香诡异地从根部齐齐断掉,“啪嗒”一声歪在一边。

        玄心的尸体旁边,那个地魂模特儿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也就此消失不见。

        只是在凌寒的脑中,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缓缓响起。

        “这局算你赢。”

        “下局就没这么容易了!”

        .

        神秘人的虚影消散之后,并没有和以前一样有奖励出现。

        凌寒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瞬间抽干了能量,整个人都差点踉踉跄跄站不住了,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地板、墙壁乃至屋顶,周围的一切开始逐渐变得透明。

        几息之后,凌寒周围的一切已经全部消失。

        他坐在高空之中,下方则是大盛的江山万里,山河社稷。

        虽然身处万米高空,可凌寒却能清晰地看到和听到下面正在发生的事情。

        大盛全境共九个州府,每一个州府都在发生着相同的事情。

        与凌寒在那些尸体的幻境之中见到的一般无二,甚至更加过分。

        一言以蔽之。

        官似硕鼠,匪如狼。

        好人短命,恶人长!

        内乱频起,外面更已是完全失控。

        北边,蛮族犯境,大盛边军好像纸糊的一样,一触即溃。

        蛮族长驱直入,血屠三千里。

        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西边,草原巫族深入大盛边界之内,已经拿下了数十座城池。

        满城百姓,无一幸免,被巫族关进一个个“人窑”之中,用来炼蛊,炼魂,实验他们的新巫术。

        佛国未曾侵犯大盛一分一毫的国土,却将佛寺盖遍了几乎整个大盛。

        【禅师双手不耕田,向来不愁吃和穿。】

        【百姓收成一石谷,七分敬佛三分官。】

        南面无战事。

        九幽妖国的边境线已经向北移了近千里,未耗一兵一卒。

        大盛官民尽数投诚。

        宁肯在妖国为奴,也不愿在大盛做人。

        东面长长的海岸线上,到处战祸,很多地方都是沿海百里无人烟。

        岛国的那些人,是吃人的!

        ……

        看完这一圈儿,大盛的国土之上,忽然响起一声低沉的龙吟。

        细细看去,大盛九州之间隐隐有金色龙形闪烁其中。

        只是这金龙被一道道黑色的枷锁困住,频频扭动、哀嚎却始终无法挣脱那些黑色枷锁的束缚。

        凌寒手中的阴画儿闻声自动脱手而出,在空中化作一张巨画。

        而后巨画无风自燃,化作点点橘色火焰落在了那些枷锁之上。

        也就是约摸半分钟左右的功夫,那些枷锁尽数被火焰熔断,金龙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自九州大地之上腾空而起!

        “嗷呜!”

        金龙一声吼,九州天地动。

        大盛全境之内,所有人心里都响起了一声龙吟。

        虽然没人能看得到那条龙,也不知道那声龙吟来自何处,只是都觉得这天,好像变得更亮了一些!

        心里,也不知为何变得踏实了一些。

        .

        北境的战场之上,一名大盛军卒被蛮族的战士摁在地上正准备开膛破肚,却不提防被那军卒突然暴起,一口咬住了耳朵。

        蛮族战士暴怒大吼,废了好大劲儿才把那名军卒从身上扯了下来。

        军卒口中叼着一片血淋淋的耳朵,躺地上任凭那名战士对自己拳打脚踢,眼睛却倔强地死死盯着南面的方向。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到死都没流出来。

        那里,是家!

        .

        南境的深山之中。

        数十个人的队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背着大包小包沿着大路一路北行。

        路边一个白衣青年手摇纸扇缓步而出,拦住这群人微笑着问道:“我妖族对你们不好吗?”

        领头一名老者抬起浑浊的眼睛,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白衣青年蹙眉不解。

        老者叹了口气:“想家了!”

        .

        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很多地方,都是发生在那脱困的一声龙吟之后。

        凌寒站在云端之上,看了很久。

        虽然没有奖励,但看来好像我做了一件大好事。

        也算是值了!

        对于这个国家,对于大盛,凌寒没有任何归属感。

        更谈不上感情二字。

        但对于眼睛里看到的这些事情,凌寒是能够感同身受的。

        小的时候,当教师的父亲教凌寒看史记。

        凌寒不解,为什么人家别的孩子都是看喜羊羊,看光头强,我却要看史记这种无聊的东西?

        父亲说,这个世界自从诞生以来,每天都在发生着很多很多的事情。

        有些人会将这些事情挑选一些重要的,记录下来。

        这就是历史。

        如果一个人能够将人类的历史当成自己的历史加以感受,就能体会到各色人物的喜怒哀乐。

        如果一个人能够承受这些喜怒哀乐,就会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情感。

        这种情感,叫人道。

        .

        金龙在空中盘旋了很久,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终于,在云端之上,它发现了凌寒。

        “嗷呜!~”

        一声欢快的龙吟,金龙化作一道金光,飞入了凌寒的识海虚空之中。

        凌寒有些惶恐。

        这可是龙啊!

        金龙自从进入自己的识海虚空之后,就赖着不出来了。

        任凭凌寒如何召唤它,它都置之不理。

        直到后来可能被凌寒弄烦了,它才张开大嘴,在凌寒的识海虚空之中,再次发出一声嘹亮的龙吟。

        只是这次,凌寒听懂了它的意思。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