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请君入瓮

第五十章 请君入瓮

        酆都城外。

        东大门。

        李林看着前方大门紧闭的酆都城,在轮椅上如坐针毡。

        身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都搁这儿站了一个多时辰了,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打还是不打,您倒是给个话儿啊!

        正心焦如焚的时候,酆都城的另一个方向,地宫底部一道巨大的红门轰隆隆开启,有沉重的脚步声伴随着甲胄的撞击声整齐划一地传了出来。

        约摸半分钟左右,两列披坚执锐的士兵鱼贯而出。

        士兵一直往前走,直到酆都城南门下的护城河边,这才将手中长枪往地上重重一杵,整个人也如标枪般戳在了那里。

        后面的士兵陆续跟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比李林的禁军规模更大的一个方阵。

        足足能有五千余人。

        随着一阵马蹄声起,一个身材高大、头发花白的老将倒提着一把长柄陌刀在红门之中出现,踢踢踏踏到了军阵前站定,眼神如电,冷冷盯着前方的酆都城。

        军方大佬,已故护国公的亲弟弟。

        方泰。

        与此同时,酆都城的北门和西门也各自有人出现。

        西门出现的是地宫里的江湖势力。

        虽然不像李林和方泰的军队那般阵容整齐,杀气十足,但却胜在个体战斗力强,一个个各显神通,跟变戏法似的用各种极尽酷炫的方式争相入场。

        领头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的使三尺长剑,无鞘无锋,江湖人称“剑痴”。

        常青锋。

        女的使一匹红绫,软中带硬,江湖人称“红娘子”。

        姬如玉。

        两人是师兄妹,也是一对夫妻。

        同属目前大盛势力最大的门派“新月宫”门下,算是大盛武林之中颇具威名的两个人物。

        而酆都城的北门,却只有一个人。

        一袭青衫,长袍大袖,宽大的手中攥着两个鸡蛋大小的铁球,边走边在手中鼓捣着,有节奏地发出“叮叮当当”的摩擦碰撞声。

        “这谁啊?”

        “以前没见过呢?”

        “怎么就他一个人?”

        “嘘!那是辛贵妃的人,我见过他。”

        ……

        众人议论纷纷,就连李林和方泰的军阵之中也有人禁不住窃窃私语。

        寻常人不认得,但几方势力的领头人和品阶较高的人却是认识他的。

        此人名为杨绪德。

        大盛仅有的三名超凡高手之一。

        一品之上,超凡入圣。

        所以超凡高手又被叫做圣阶。

        如今的大盛,品阶评定水分太大。

        就像李林,真实实力其实只有四品中阶的水准,但却在讲武堂评了个一品上。

        毕竟皇帝御笔特封的骠骑大元帅。

        要脸的!

        但圣阶,却是没人敢作假的。

        也没法作假。

        毕竟数量太少了,太容易露馅儿了。

        .

        老太监李林叹了口气,他知道林婕诗的计划成功了。

        但同时心里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法不责众。

        各方势力一起出手,将来到了皇帝面前,好歹也能有个说法。

        在大盛官场混了这么多年,老太监深谙此道。

        天机楼是大盛至宝。

        据说关系大盛国运,皇室血脉的兴旺也与其有关。

        这也是为什么历代皇帝都对天机楼格外重视的原因。

        天元帝虽然昏庸无道,但在这一点儿上也是毫不含糊的。

        天机楼矗立在幽都山地宫之中几百年了。

        多少代人想进去参悟天道,都被那天机楼的禁制给挡在了门外。

        今天酆都城里发生的一切,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可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有所动作。

        为什么?

        路有千万条,武力攻城是绝对下下之策。

        莽夫行为。

        惹恼了皇帝,什么都得不到,还可能把脑袋赔进去。

        都是这个圈子里混的,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

        但如果有人领头儿那就不一样了!

        尤其带头的还是皇帝面前的红人,他的意思就是皇帝的意思。

        各方势力的蝇营狗苟们在观望了一段时间后,终于也开始纷纷下场了。

        出动的,也都是自家藏了很久的底牌。

        两桃三士。

        靠一个天机楼,撬动地宫里的所有势力。

        这是凌寒之前的计划。

        但现在这个计划却成了自己的阻碍。

        如果当时没让林婕诗去绑架老太监,搞这出狐假虎威、驱虎吞狼的大戏,现在保不齐两人都已经回林家宅子里喝酒去了。

        现在怎么办?

        总不能救了何澹,又把林婕诗扔这里吧?

        看着外面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凌寒心头一动。

        要不……

        玩出大的?

        .

        “吱呀呀!~~”

        酆都城四面的大门突然打开,护城河上的吊桥也放了下来。

        城门之中各自走出一个小道士,对着大家高声叫道:“天机楼的禁制已经被师父解开,现诚邀各位进入天机楼一起参悟天道。”

        “因天机楼中空间有限,仅可容纳四十人同时参悟。”

        “所以进楼的名额,还请诸位自行决定。”

        原以为要一场大战,结果没想到来了这么一出。

        各方势力面面相觑,一时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进吧!

        怕有阴谋。

        不进吧!

        那我们干啥来了?

        即便身为圣阶高手的杨绪德,也是把玩着手中的铁球,看似心无旁骛,实则也在观察其他方势力的反应。

        老太监李林这边儿,林婕诗看着出来的小道士,嘴角上扬。

        这张脸她认识。

        当时在回魂汤的池子里,被她一脚差点儿踹残废的,就是这个。

        “走!窝这不见天日的老鼠窝里这么多年,图的是个啥?还不就是有朝一日能进天机楼,参悟天地造化?”林婕诗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带头咋咋呼呼地大声叫了起来。

        虽然不清楚凌寒目的是什么,但他要做的事情,一定很有趣!

        老太监李林苦着脸看向林婕诗:“我……,我就不去了吧?”

        “去啊!干嘛不去呢?”林婕诗将手搭在老太监肩上,手中钢针无声无息抵在了他的玉枕穴上,“是不是啊?干爹。”

        “对!对!对!”李林顿时身躯挺直,忙不迭地说道,“得去!一定要去!”

        林婕诗毕竟顶着冠义侯荆无羽的身份,再加上老太监李林又一起去,众人顿时打消了顾虑,纷纷往城门那里走去。

        名额有限,除了圣阶高手杨绪德那边之外,其他几方都带足了人数。

        老太监点了八个五品往上的大内侍卫,方泰则带了三个四品的千总,以及六个五品左右的把总。

        一则是进入天机楼的机会难得。

        二则是为了安全。

        多带点自己人总不是坏事。

        不过这样一来,江湖势力那边就热闹了。

        即便算上从北门杨绪德那边匀过来的名额,他们这边也还是不够。

        再加上他们不像是李林和方泰那边,等级森严,完全是靠人情在维系。

        平日里吃吃喝喝,左一声大哥,右一声兄弟,但真到事儿上了,就争得面红耳赤。

        有几个甚至还骂骂咧咧,动起了手。

        就在这个时候,地宫上方有人冷冷哼了一声。

        “哼!一帮蠢货。”

        “天机楼早就已经易主,任凭你多大的本事,只要一进了那天机楼,就成了砧板上的肉。”

        “关沧海被那混蛋给切成了好几块,我亲眼看见的!”

        “你们一旦进去,这辈子也别想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