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来都来了!

第五十一章 来都来了!

        血灵的主人!

        躲在天机楼九层的凌寒心中一动,迅速顺着声音找到了说话的这个人。

        地宫第三层的一道红门外,站着一个身形佝偻,头上梳了一条造型滑稽的小辫子的老头。

        老头在平台上缓缓走出,凌空踩着空气,一步一步走到众人面前。

        装逼犯!

        “我已将天机楼中的情况差人汇报给了陛下,很快就会有圣阶高手过来。”老头不屑地说道,“言尽于此,你们如果非要上赶着去送死。”

        “那请便!”

        一听这话,北门外的杨绪德冷哼了一声,大步流星往酆都城中走去。

        凌寒看得直乐。

        这情商……

        绝了!

        在场的很多人是认识这个老头的。

        北禅先生,桑涯。

        来自西方教的一名歌者,平日里栖身于地宫的江湖势力之中。

        听他刚才的意思,他是皇帝的人?

        剑痴常青锋与红娘子姬如玉同时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

        老家伙,我记住你了!

        然后两人也头也不回地走进了酆都城。

        四路人马有三路进了城,只剩下方泰带领的军方人马。

        他们和其他人不一样。

        关沧海是他们安插在玄心道人身边的暗子,所以方泰他们知道的东西比其他势力是要多一些的。

        刚才桑涯的话提醒了方泰,关沧海自从进入天机楼之后,除了在九楼露了一面,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出来过了。

        虽然不一定就是像桑涯说的那样出事了,但小心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而且方泰他们进入天机楼的目的本就不是参悟什么天道。

        他们想要的,是一个秘密。

        一个关于方家的大秘密。

        正在犹豫的时候,酆都城的城门楼之上出现了一个矮矮胖胖的白头发老头,笑呵呵地对着外面说道:“来!我看看,是哪个烂货说我被砍成了好几块?”

        正是关沧海。

        当然,不是真的。

        当时在回魂汤池子里,凌寒曾经让林婕诗帮忙给其中一具分身改变身材,就是想要假扮关沧海。

        当时凌寒也并不是十分确定。

        只是直觉上对关沧海这个人没有好感,总觉得他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背后藏着杀人的刀子。

        这种人,上辈子凌寒在职场上有遇到过两个。

        一个是刚毕业参加工作时那家公司的顶头上司,一个是自己创业时遇到的一个甲方。

        两个人一个让凌寒失业,另一个差点儿害凌寒破产。

        所以凌寒对这种笑容异常敏感。

        以貌取人不可取,但有时候能有奇效。

        这次就给蒙对了。

        另外之前将本体放入天机楼中之后,凌寒发现【无极】分出来的那些分身,竟然没有了距离限制。

        或许是因为天机楼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在的特殊空间属性?

        “不可能!你是假的!”桑涯看到关沧海出现,手中扣出三枚蓝汪汪的钢钉,抖手冲关沧海射去。

        但根本不用凌寒出手,一道乌光瞬发即至,将那三枚钢钉打落在地。

        那是一枝雕翎箭。

        远处,方泰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铁背长弓,弓弦之上已经搭好了第二枝箭。

        “你身上最大的败笔,就是长了这张嘴。”方泰冷冷说道。

        第二枝雕瓴箭擦着桑涯的嘴角飞了过去,然后“夺”一声钉在地上,尾羽兀自颤动不停。

        桑涯摸了摸脸上,一手血。

        “混蛋!你知道我是谁吗?”桑涯恼羞成怒,也不再顾忌身份,蘸着血迹在空中画出了几个符号。

        随着几声古朴晦涩的咒语,桑涯身边的空气爆发出一阵波动,三只丑陋恐怖的血灵走了出来。

        “巫族的杂种?”方泰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头也不回地骑着马往城里走去,“你死定了!”

        方泰身后留下的那些披甲军卒齐刷刷从腰间摘下军弩,而后探手从箭囊之中抽出了一枝有黑红色箭头的弩箭。

        破魔箭。

        当年崇明帝与巫族大战,大盛军卒就是靠着这种涂了地龙鲜血的破魔箭把巫族打得落花流水。

        地龙血,专破邪祟。

        可这玩意儿是专门用来对付巫族的。

        这里是大盛腹地,离着巫族十万八千里呢,怎么会有人专门带着这东西?

        还特么每个人都有!

        桑涯好像吃了死老鼠一样,一脸的恶心加惊恐,慌忙收了血灵在呼啸的箭雨之中四处乱窜。

        奈何那些军卒一个个训练有素,一波儿射完装箭,下一波儿马上跟上。

        也就三四波儿之后,桑涯被一箭射中了后心,“噗通”倒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那些军卒也是狠辣,看桑涯倒地立马冲过去,拿着长枪一阵乱捅。

        凌寒站在城门上看得心惊。

        就这战斗力,和自己那天遇到的那俩重甲兵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这方家……

        不一般啊!

        不会这么巧,是方玉楼的后代吧?

        .

        天机楼下。

        四大势力的人已经开始鱼贯进入一楼的大门。

        第一次进入这里,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可惜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仙丹宝篆,也没有神功秘法,更没有看到那传说中的天机万象仪。

        只有两个粉雕玉琢长得贼好看的小道士,面无表情地引这他们往楼上走。

        走到六楼,迎接他们的是另外一个年纪稍大些的道士。

        那是凌寒的另外一个分身。

        墙上的“电梯”空间太小,每次只能乘坐四五个人就装不下了。

        所以凌寒前前后后折腾了好多次,这才把所有人都带进了那个鬼气森森有天机楼模型的房间。

        “诸位,这才是真正的天机楼。”凌寒跟个导游一样,站在人群前给众人介绍,“走到楼前面那个白圈儿里,就可以进去了。”

        “师父在里面等你们。”

        这就有些诡异了。

        众人看着那个诡异的天机楼模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却没人迈出那第一步。

        “师父说,如果各位有所顾忌,也可以原路返回。”凌寒微笑说道,“只是请以后不要再打天机楼的主意,打扰师父修行!”

        这话说的。

        超凡高手杨绪德第一个不服,冷哼一声就迈步走了进去。

        然后紧跟着的是方泰,他留下三名六品把总看着凌寒,临进去前吩咐道:“两个时辰,如果我没出来,杀了他!”

        三名把总齐声回应,凌寒也跟着微笑颔首。

        紧接着是剑痴常青锋和红娘子姬如玉,最后是林婕诗和李林。

        再剩下的那些人,又有人陆陆续续走了进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能够理智面对的人并不太多。

        “要不!算了吧?”

        “是啊!这进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

        “算了!算了!犯不上。”

        ……

        最终算上方泰留下来的那三名把总,一共只剩下了六个人。

        那三名江湖人一边小声商量着,一边想回头从“电梯”下去。

        凌寒叹了口气。

        风影步施展开来,然后凌空一顿劈风掌加风龙卷,众人被凌寒连吹带踹,没一会儿全都被赶进那个白圈儿,到天机楼里面去了。

        来都来了。

        哪能让你们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