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蛋蛋与少年

第五十七章 蛋蛋与少年

        东陵段氏。

        九大上等种姓之一。

        大夏太和末年,诸侯林立,硝烟四起,到处都在打仗。

        整个大夏国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段氏也趁机揭竿而起,想在这乱世之中赌一个未来。

        身为段氏旁系庶出之子,段流沙虽然拥有高等种姓,却也无缘家族核心,只能带兵在沙场之上拿命去换功劳。

        被方玉楼救了之后,两人一见如故,恨不得插香拜了把子。

        方玉楼的日记中是这样写的。

        【大夏太和十三年,九月初九,阴】

        今天我找到了新的奋斗目标。

        我决定跟他走。

        一起去终结这个乱世。

        我跟他说,我想让这个世界不再有种姓之分,让每一个人都能有尊严地活着。

        让耕者有其田,让居者有其屋。

        让世间无饿死,让天下都太平!

        我的这些主张他竟然全都能理解,他还跟我说,等他做了皇帝,他还要将画尸立法,他要举这全天下之力,将我打造成一个神!

        我很兴奋。

        我问他,那如果我们真的成功了,你的天下想起个什么名字?

        其实我很想让他起名叫华夏,那样我会更有归属感一些。

        但他说,就叫大盛吧!

        太平盛世的盛。

        我想了想,大盛也不错。

        挺好的!

        .

        这篇日记之后很久,方玉楼都没再继续写日记了。

        直到崇明帝登基,大盛定都天都城那天。

        【大盛崇明元年,腊月初八,大雪】

        今天是个好日子。

        老段喝了好多酒,还叫了好多年轻漂亮,身材又好的妹子陪我。

        对了!

        以后不能再叫他老段了,得改口叫陛下了。

        陛下封了我做镇国公,说大盛有我镇着,可以千秋万世!

        我说屁话,这大盛是咱哥俩儿的。

        少了谁都不行!

        他说,不一样。

        你已经有了近乎无尽的寿命,是神仙之体。

        我就算是九五之尊,却也只是一介凡人。

        这话听得我心里难受。

        我想替他去找一条路。

        一条能让他也可以长生久视,天地逍遥的成神之路。

        那样的大盛,才配得上千秋万世!

        否则就我一个人,多没意思?

        .

        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后面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但可以确定的是,方玉楼是存在的。

        而且他并不是什么无名之辈。

        在大盛的历史上,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镇国公?

        凌寒在仔细回想了一下,不管是玄心,还是其他的那些尸体,都没有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发现“镇国公”这个名字。

        大盛历史上,地位最高的公爵便是护国公。

        也就是如今的方家。

        镇国公,方玉楼。

        护国公,方家。

        他们之间是怎样的一个关系呢?

        这边凌寒在冥思苦想的同时,其他分身已经把杨绪德的尸体交给林婕诗缝好,然后带到了八楼停尸间之中。

        尸前三炷香,额头点金漆。

        杨绪德的一生在凌寒眼前走了一遭,凌寒禁不住唏嘘万分。

        也是个可怜人!

        当今最受宠的贵妃辛子骓是杨绪德的表妹。

        辛子骓的母亲,是杨绪德的姨娘。

        而辛子骓的父亲,则是当今大盛朝廷的吏部尚书辛广志。

        辛广志还没走上仕途的时候,辛子骓跟着母亲打小儿住在大盛西北姜阳城的舅舅家。

        直到辛子骓十三岁的时候,这才被父亲接到了天都城。

        缘由嘛!

        自然就是这辛子骓长得好看,辛广志生了靠女儿往上爬的心思。

        那年天元帝选妃,辛子骓在众多美女之中脱颖而出,成功进了宫,当了皇帝的女人。

        据说辛子骓入宫之后,皇帝整整三天三夜没有下床。

        辛广志也父凭女贵,很快便成为了大盛的吏部尚书。

        辛家父女开心的同时,另一个人却在西北姜阳城的家里哭得肝肠寸断。

        便是这杨绪德。

        杨绪德与辛子骓从小一起长大,早就互相私定了终身。

        当然,只是情感上的。

        表兄妹在大盛是允许成亲的。

        但未成亲的青年男女如果想着先上车再买票,肉体上也私定终身的话,在大盛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辛子骓进宫之后,杨绪德便立下重誓。

        此生不再娶妻。

        从那之后,杨绪德整日与自己那两个铁蛋蛋为伴,一门心思想着变强,要用实际行动狠狠抽打辛子骓那张自己连亲都没来得及亲过的俏脸儿。

        几十年之后,杨绪德一跃成为大盛唯三的圣阶高手之一。

        杨绪德成为圣阶高手的消息一传出来,辛子骓便让父亲从中安排打着回家探亲的名义在辛府的后花园之中见到了杨绪德。

        两人一见面,辛子骓都没说话,只轻启朱唇,叹了口气。

        杨绪德便再次沦陷了。

        辛子骓说:“我虽在深宫,但没有一天不在想你。”

        “这些年你去哪里了?怎么也不说来看看我?”

        杨绪德不知说什么才好,一激动就站起身来,伸手就要来一个熊抱。

        结果辛子骓又是一声叹息:“表哥,你如果想害死我,就抱吧!”

        “我何尝不想能每日每夜偎在你怀里,听你讲你的快意江湖,讲你的侠骨柔情?”

        “但现在我是大盛皇帝的贵妃,四皇子的娘。”

        “我……,身不由己啊!”

        “嘤嘤嘤!~~~”

        眼见得初恋小表妹哭了起来,杨绪德抱也不是,哄也不是,只好闷闷问道:“那怎么办?”

        辛子骓抬起头:“助我帮四皇子成为太子,登上大宝。”

        “天下都是咱家的了,那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

        这种屁话也就骗骗杨绪德这种纯情老男人。

        自那之后,杨绪德就成了辛子骓的御用打手,这些年明里暗里帮着她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脏事儿。

        这地宫之中,天机楼一出事儿,辛子骓便把初恋男友给派这里来了。

        哎!

        卿本佳人,奈何绿茶。

        ……

        凌寒手下画笔“唰唰唰”如行云流水,没一会儿功夫,一个头戴纶巾,身着绸袍的富家公子哥形象跃然于纸上,眉眼之中爱意满满,清澈如同晨间露水,晶莹剔透。

        如果再有来生,他或许不想认识辛子骓吧?

        也难说。

        谁知道呢!

        将杨绪德阴画儿置于香火之上,一个清晰的【玖】字出现。

        又是一张玖分像。

        杨绪德的虚影缓步从阴画儿之上走出,一步三回头,最终也没看到那个等了一辈子的女孩儿,砰然消散于空气之中。

        画尸奖励如约出现。

        一门【御金术】,可用意念控制金银铜铁任何金属。

        一门【童阳功】,童男习之,可保元阳坚固如铁,非童男习之,则可强肾固本,经久不泄。

        好东西!

        与【合欢术】是绝配。

        现在只差一个女朋友了。

        而最后一个奖励,凌寒有些无语。

        两个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