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戏园女尸

第一章 戏园女尸

        如果单纯为了赚钱,以凌寒现在一身杂七杂八的手艺,干点啥都比画尸挣得多,也安逸得多。

        更何况,凌寒根本不缺钱。

        玄心暗室里那一屋子的宝贝,几辈子都花不完。

        “我开这间铺子,不为钱。”凌寒对着坐对面听得津津有味的何澹认真说道,“我对钱不感兴趣。”

        林婕诗在里间儿夸张地发出一声:“切!”

        凌寒扭了扭头,懒得理她,然后继续给何澹洗脑:“做人要光想着挣钱,这辈子也就这点儿出息了!”

        何澹一脸懵逼地问道:“那你图个啥啊?”

        “就图个清静。”凌寒灌下一口酒,徐徐说道。

        “哦!”何澹刚点了点头,突然反应过来凌寒意有所指,劈手夺过凌寒手里的烧鸡,甩手就往门外扔去。

        可烧鸡刚一脱手,就被凌寒身影一晃又抢了回来。

        “幼稚!”凌寒伸手给了何澹一记脑瓜儿崩,然后嘻嘻哈哈地钻进了里屋。

        何澹气得破口大骂,但就是不敢进去。

        里面有林婕诗那个大魔头,何澹打小儿就怕她。

        “你现在是本人吗?”林婕诗躺在凌寒店里唯一的那张躺椅上,吱钮吱钮摇得正起劲儿,嫩白的脚丫子翘在一侧晃得人心直发慌。

        凌寒面不改色地回道:“当然是了!”

        林婕诗“哦”了一声,自顾自喝自己的小酒不搭理凌寒了。

        关于分身的事情,是瞒不过林婕诗的。

        但具体哪个是本人,哪个是分身,她也不知道。

        凌寒鼓捣分身那几天,她很识趣地躲林家宅子里去了。

        这也是这个女人最招人喜欢的地方。

        识大体,懂事儿!

        至于何澹,他根本不知道凌寒有分身。

        在他眼里看来,凌寒除了换了张脸,其他一切都没什么改变。

        他的生活简单得让凌寒嫉妒。

        酒、肉、朋友。

        仅此而已。

        .

        自打开业以来,凌寒还没接到过一单生意。

        都拜这俩邻居所赐。

        一个白发红衣,跟从鬼故事里钻出来的似的,一脸的冷若冰霜,生人勿近。

        另一个嚣张跋扈,脾气火爆,店门口还站着俩纸扎的黑白无常,黑公鸡血点出来的小眼睛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跟活的似的。

        这像是做生意的样子吗?

        不光是凌寒,周围的十来间店铺的生意多多少少都受了这俩货的影响。

        凌寒打算跟这他俩好好谈谈。

        刚组织好语言还没开口呢,生意来了。

        .

        门口走进来一个满面愁容身材瘦削的中年人。

        凌寒见过他。

        最近这几天,这位没少在这条街上晃悠。

        不过之前估计因为林婕诗和何澹的原因,躲着凌寒这家店没敢进来。

        今天这是咋了?

        “这位爷,咱是请神还是送神?”凌寒提前做过功课,张嘴就是利索的行话。

        这外面和地宫里不一样。

        地宫里有尸管司的差役统筹管理给画尸人们派活儿,这外面得自己揽活儿。

        在外面画阴画儿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客人请背尸匠把尸体给送到店里来,画完了再背回去。

        这叫请神。

        一种则是把阴画师给请到家里去画,这叫送神。

        其实说白了,无非就是一个现场服务,一个上门服务。

        把尸体说成是神,就是图个好念想儿。

        人走了,成仙成神能护佑着活着的人,少受点儿罪。

        但有句话说的好,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放到这里也是一样。

        背尸匠按距离收费,但天都城里像这种办白事儿的店铺到处都是,最多也就是十几文钱的事儿。

        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把尸体送阴画店里画好了再背回去。

        之所以会有送神这种情况,原因只有一个。

        那尸体有问题。

        不是背尸匠背不了,就是画尸人画不了。

        像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办法。

        加钱。

        加足够多的钱。

        “送神。”中年人叹了口气,然后伸出一只手,“五两银子,我只能出这么多了。”

        “家里还有老母亲和两个孩子,都得吃饭。”

        “您行行好!”

        五两银子?

        这可真是轻易不开张,开张吃一年。

        请神的这种,正常收费都是五十文钱。

        送神的价钱则变化比较大,但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那就是一贯钱。

        一千文。

        这一位开着五两银子的天价在鬼街找不到画尸人给他去画阴画儿?

        家里这是躺着一位黑山老妖吗?

        .

        “行!我接了。”凌寒想了想,很干脆地接下了这个活儿。

        “我陪你!”何澹噌一下从后面蹿到了凌寒前面,晃着膀子往前走,“银子分我一半儿。”

        凌寒无语。

        能上门送神的画尸人要么会一些驱魔的法门,要么就是有驱魔的法宝,要么就是有驱魔人打配合。

        何澹这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倒是颇有点儿驱魔人的样子。

        但关键,我不需要啊!

        算了!算了!

        凌寒也知道这个二货肯定是闲得屁股都生茧子了,权当带他出去散散心吧!

        提起装好画尸工具的盒子,凌寒跟着中年人走前面,何澹自己连蹦带跳地没个正行一会儿踹树一会儿扒墙,跟个猴儿似的跟在后面。

        “家里的是内子。”中年人边走边介绍尸体的情况,“我和内子都是大茶园戏班的戏师。”

        “我唱的是武生,我家娘子是刀马旦,吃的都是武行的饭。”

        ……

        中年人名为常万水,和他妻子都是唱武戏的。

        他妻子名为师卉,和常万水是一门师兄妹,后来结成了夫妻。

        世道不好,混口饭吃不容易。

        俩人这些年起早贪黑,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下了点儿积蓄在天都城置办了一套不大不小的宅子。

        京城买了房,俩人满心欢喜地把乡下的婆婆和俩孩子也都给接到了天都城里。

        一家人其乐融融,在这乱世之中倒也活得像模像样。

        可好日子没多久,就在半月前雍王府办寿,把大茶园戏班给请到了王府里去唱戏。

        那天唱得是《白蛇传》,没常万水什么事儿。

        所以只有师卉跟着戏班班头去了雍王府,可没成想当天夜里戏班的人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了师卉。

        常万水问班头,班头说师卉半路上就和戏班的人分开了。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说师卉是因为难得进次内城,想再转一转给孩子买点儿零嘴儿回去。

        常万水一直等到第二天天明,也没等到妻子回来。

        “我找了好几天没找到,后来就报了官。”常万水一脸的悲怆,恨恨地絮叨着,“银钱没少给,内子的消息是一点儿都没查出来。”

        “一直到五天前的清早,我刚打开院门,发现内子浑身都是伤,趴在门口的台阶上,已经断了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