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三章 你会为我报仇吗?

第三章 你会为我报仇吗?

        鬼哭声音不大,却摄人心魄。

        凌寒只觉得浑身发冷,本能地后背一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与此同时,身体也不受控制地停顿了一下。

        也就在这一瞬间,师卉闪电般伸出双手,猛地掐向了凌寒的脖子。

        她的身体依然还是虚幻的,周遭散发着一股惨白的荧光,阴气森森,蚀骨慑心。

        她的速度飞快。

        再加上凌寒被她的鬼哭影响,停顿了那一下。

        所以只一个瞬间,凌寒的脖子就被她牢牢给掐住了。

        但灵尸是阴物。

        她的身体已经灵体化了,处于一个半人半灵的状态。

        所以即便与凌寒发生了肢体接触,但却并没有因此而触发尸体的记忆幻境。

        相反,被尸气侵袭的凌寒从脖子开始,皮肤表面开始出现一层细密的冰晶,缓缓往身体的其他部位蔓延。

        大意了!

        凌寒心念一动,刚想召唤出两颗铁蛋蛋攻击她,却在识海之中听到一声嘹亮的龙吟。

        是那条金龙。

        龙吟来自识海虚空,却清晰地响彻在了这间小屋子之中。

        师卉大骇,本能地想抽回双手,但已经晚了。

        自她的指尖开始,虚幻的身体开始实质化,一道金色的电光缓缓侵入,到手腕,到胳臂,到肩膀,到全身……

        而从凌寒的视角看来,师卉已经静止不动。

        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整个世界如蜡油般开始融化。

        师卉的记忆幻境之中,究竟藏着怎样的真相呢?

        ……

        师卉与常万水两人的爱情故事,并没有轰轰烈烈的死去活来,也没有花前月下的你侬我侬,甚至就连决定在一起过日子都只是一句话。

        “小卉,师父走了。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嗯!”

        绝大部分普通人的爱情都是这样。

        柴米油盐酱醋茶,平平淡淡凑合着过。

        一辈子过完了,等先走的那个入了土,活着的那个才发现……

        离不了她。

        .

        去雍王府唱戏那晚,常万水叮嘱师卉:“今儿我就不跟班了,你自己长点儿眼力介儿!”

        “王府那种地方比不得大茶园,规矩也多。”

        “少说话,多做事。跟自己无关的事情,别看,也别管!”

        师卉嫌常万水啰嗦,嬉笑着推了他一把就走了。

        这一走,就是永别。

        那天晚上,雍王府唱的是《白蛇传》,师卉扮的是小青。

        同样是《白蛇传》,每个戏班都有自己的风格,大茶园戏班的优势就是打戏演得好。

        师卉是专业武行,打小儿练武,底子扎实,在大茶园戏班里是挑大梁的刀马旦。

        一场水漫金山下来,师卉下场,在后台休息休息喘口气儿。

        就在这功夫,打后台布帘子后钻出来个人。

        五短身材,头大如斗,满身的肥肉一步三摇,走到师卉跟前儿笑嘻嘻说道:“小娘子这身段儿,真是撩人啊!”

        所谓看戏,看得就是一个戏。

        后台对于演员来说,就是一个很私密的地方。

        再加上这胖子一身酒气,又是满口的污言秽语,所以师卉自然也就没给他好脸色看,冷冰冰地请他出去。

        没成想这胖子色胆包天,上来抱住师卉就想亲嘴。

        师卉大声叫嚷着挣开,那胖子也被师卉一把推到了地上。

        这下不得了了,胖子恼羞成怒地指着师卉说道:“今晚我要定你了!你跑不掉。”

        说完便走了出去。

        师卉心中惶恐,和班主说了这件事。

        班主安慰她说:“没事儿!就是个醉汉。得空儿我和刘管事说声,你专心唱你的戏就成了!”

        师卉觉得没那么简单。

        但又总不能撂挑子不干掉头就走,所以还是硬着头皮把戏演了下去。

        散场的时候,王府的刘管事给戏班每个人多发了一百文的赏钱,还给所有人敬了一杯酒。

        师卉不喝酒。

        但毕竟人家是掏钱的主顾,又着急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也跟着大伙儿一仰脖儿把酒喝了下去。

        酒劲儿很大,没走两步就觉得天旋地转,脚步发虚。

        师卉还天真地以为自己醉了,叫了声“班主,烦劳您……”然后就软软瘫在了地上。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自己只穿着小衣躺在一张样子很奇怪的床上。

        周遭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皮鞭,还有麻绳,屋子里点满了儿臂粗细的红蜡烛……

        蜡烛围住的中央,那个矮胖子正对着自己淫笑。

        师卉在那个房间里待了三天三夜。

        第三天头儿上,师卉被折磨致死。

        记忆幻境到这里结束,视野回归现实。

        师卉的双手依然环在凌寒的脖子上,整个人却没了之前的戾气,一对通体漆黑好似无底深渊的眼睛之中有两行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滚落……

        凌寒轻轻掰开她的手,胸膛起起伏伏,满腔的暴戾之气无处发泄。

        意难平!

        换做往常,凌寒绝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于这个世界而言,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看客。

        画尸的时候,能与死者共情一下,叹口气就已经是极致了。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不公平的事儿多了去了。

        我就一普通人,我谁也帮不了。

        但是自从杀掉玄心,金龙入体之后,凌寒发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凌寒尝尝这样想。

        努力将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赶跑,凌寒深吸一口气,然后徐徐吐出,转身从随身的木盒之中掏出了三只香。

        尸前三炷香,额头点金漆。

        提起画笔,师卉的地魂在床边出现。

        “你会为我报仇吗?”黑发披散,脸色惨白的师卉睁着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向凌寒问道。

        凌寒专心作画,并未回答她。

        几分钟后,一副看起来潦潦草草,甚至和师卉并不怎么像的阴画儿跃然于纸上,只有那双眼睛。

        是漆黑的。

        没有白色的眼仁儿,通体都是深邃的黑色。

        细细看去,浓浓的全都是仇恨和悲伤。

        将阴画儿置于香火之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肆】。

        四分像。

        凌寒刻意降低了阴画儿的品质。

        虽然往生院已经完全被自己用玄心的分身控制了,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不要太高调的好!

        画尸奖励如约发放。

        【鬼哭】

        【生死隔断阴阳界,鬼哭声声断人魂。】

        这不是师卉的技能。

        所以为灵尸画阴画儿,奖励的是灵尸的技能?

        凌寒收起画尸的一应用具,抱起木盒往外面走去。

        临出卧房门的时候,凌寒转过头,对着床上的师卉轻声说道:“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