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紫气东升

第七章 紫气东升

        三日后。

        一匹快马呼啸着冲入了天都城的北大门,马上的军卒脸庞涨红,眼神亢奋,挥舞着马鞭,口中高声大喊:“北境大捷!北境大捷!”

        北境大捷!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天都城。

        所有人都在激动地传递着这个消息,所有人都为这个消息而欣喜若狂,更有不少人为此双手掩面,泣不成声……

        大盛,已经很久没有打过胜仗了。

        人们太需要一场胜利了!

        无数百姓自发从破落不堪的家里出来,来到兵部衙门的门口捐钱捐物,更有一名耄耋老者拿着一方军旗,上面用鲜血写上了“大胜”两个字。

        大胜!

        大盛!大胜!

        “大胜!大胜!”

        “大盛!大胜!大盛!大胜!”

        不管是曾经当过兵的,还是没有当过兵的,全都聚集在兵部衙门前面那条大街上,右手捶胸,每一下肌肉撞击的砰砰声都伴随着一声整齐划一,惊天动地的呐喊声:“大胜!”

        ……

        杨青走出兵部衙门,看着整条街黑压压的人群,也是激动不已。

        他何尝不曾手执大盛军刀上阵杀敌,浴血奋战?

        他何尝不曾以身许国,无数次高喊这两个字?

        他何尝不曾将这两个字当做毕生的信仰?

        可最终,他还是离开了战场,进入了官场。

        那些过命的袍泽,那些死去的兄弟,那些埋骨的忠魂,都被韩青扔进了记忆的垃圾堆。

        可今天,韩青觉得……

        他们活了!

        想起三天前玄心来自己这里做的那些奇怪的举动,韩青控制不住地想去找他问个清楚。

        他不愿意相信这只是个巧合。

        但他不敢。

        玄心临走的时候,微笑这提醒道:“此事就此作罢,如若被我听到一点点风声,就会有一封叙事优美,细节详尽的书信摆在国舅爷的面前。”

        .

        北境大捷的喜悦还没过去,又一个劲爆的消息传遍了天都城。

        大盛仅剩的两名圣阶高手之一,剑圣金涛。

        破凡成仙了!

        九幽妖族有妖仙,西方佛国有佛陀,草原巫族有巫仙,北方蛮族有巨灵,就连岛国联邦之中,据传也有一位藏在深海之中的海王撑腰。

        都是仙王级的人物。

        唯有大盛,最高品阶就是圣阶而已。

        大盛不是没有仙王级高手,崇明帝时大盛的仙王级高手有两手之数,将其他势力的仙王级压得死死的。

        但崇明帝时代过去之后,大盛的仙王级高手一个接一个的陨落了。

        尽数战死在沙场之上。

        自那之后,算起来,大盛已经近两百年没有出现过仙王级高手了。

        以至于圣阶被当成了宝贝。

        可以这么说,崇明帝之后的大盛皇族就像是一群败家子,活活将一份大好的家业给败得一干二净。

        烂泥扶不上墙啊!

        而今,大盛突然出现了一位仙王级高手!

        这简直是天大的喜讯!

        大盛九州的城镇之中,无数百姓走上破败的街头,尽管大多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却发自内心地眉开眼笑。

        受两大喜事的影响,大盛九州的征兵处天天爆满,捐钱捐粮之人也是络绎不绝,大有人在。

        大盛从不缺慷慨赴死之辈。

        大盛也从不缺少为国为民的脊梁。

        老百姓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不管谁当皇帝,这都是他们的家。

        他们或许会沉沦,或许会迷失,或许会胆怯,或许会认命……

        但他们从不会放弃。

        即便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即便黑夜漫长,他们也会把那抗争的薪柴藏在心里的最深处。

        只等着希望的火苗来把他点燃。

        而今……

        希望来了!

        .

        凌寒提着画尸的木盒子走在街头。

        人们一个个喜气洋洋,很多人家的门口都噼里啪啦放起了鞭炮。

        跟过年似的。

        蹒跚于人群之中,凌寒心底也不由得泛起一丝喜悦。

        或许是作为幕后黑手的窃窃自喜?

        金涛破凡成仙,自然是出自凌寒的手笔。

        大盛仅有的两名圣阶,一个是金涛,另一个则是皇帝身边的禁军大统领樊景云。

        金涛出身将门,后归隐江湖,潜心修剑。

        在玄心的记忆之中,这位剑圣虽然归隐,却时时不忘边关战事,与多位军方大佬关系也颇为密切。

        而那位樊景云樊大统领,却一门心思都在当朝这位天元帝身上。

        若给他升了品,对边关战事没有什么实质性帮助不说,关键这天元帝从目前形势来看,应该是自己目前能看得到的最大的敌人。

        更何况,凌寒还清楚记得天机万象仪说的那句话。

        他死了。

        如果天元帝已经死了,那现在这个天元帝又是谁?

        更或者说,他是什么?

        凌寒可不想给他培养一个仙王级高手与自己为敌。

        二者去其一,金涛自然成了最优选择。

        识海虚空之中,那条气运金龙这两天亢奋莫名,脖子下方的龙鳞已经有几片泛起了淡淡的紫色。

        紫气东来。

        这是金龙的龙吟传递给凌寒的信息。

        当气运开始上升时,金龙的龙鳞便会变成紫色。

        如果天下气运持续上升,达到巅峰状态,这金龙便会变成一条紫龙。

        倒那时,才是真正的盛世。

        凌寒也喜不自胜,暗自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

        下一步,就是再批量造出一批圣阶来。

        不过这次,要好好选一选。

        .

        沿着鬼街没走多远,便看到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正站在自己的阴画儿铺门前。

        常万水。

        “凌老板!”看到凌寒回来,常万水赶紧迎了过来。

        一般情况,人们都称呼画尸人“师傅儿”。

        像凌寒,就得叫“凌师傅儿”。

        但凌寒帮了常万水大忙,而且但凡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凌寒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再加上他自己开店当老板,常万水就很聪明地改了口。

        “家里的事情忙完啦?”凌寒面带笑容,一边开门一边问道。

        “嗯呢!”常万水跟在后面,轻声答应着。

        这个总是满面愁云的中年男人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模样儿,看来丧妻的伤痛已经开始结疤了。

        “和你们班主说过了?”凌寒从桌上取下一个陶瓷的大茶壶,倒出来一大碗温温的茶水递给常万水。

        常万水一边道谢一边接过茶碗,点了点头:“说过了!班主说没问题。就看您那朋友什么时间比较方便?”

        凌寒想了想,然后笑着对常万水说道:“今儿天色已晚,你们准备肯定来不及了。”

        “咱要不这样,就定明天晚上吧,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