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台上台下都是戏

第十章 台上台下都是戏

        戏台之上。

        水漫金山的剧情正进入到了高潮,白娘娘和小青正与法海请出的护法伽罗、虾兵蟹将斗做一团。

        戏台的侧面,一道门帘之后,站着一名女子。

        门帘遮住了上半身,只露出了大腿以下的部分。

        寻常人可能不太分得清,但作为专业的戏子,仅凭一只脚也能分得清对方的生旦净末丑。

        这门帘后,站的是一名刀马旦。

        只是整个戏班子里,就俩刀马旦。

        一个是台上这个,另外一个……

        前些天刚刚死了。

        最先发现这事儿的,是这出戏的主角白娘娘。

        然后是小青,再然后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门帘后的那双脚。

        人们心里都有鬼,打着打着眼神就控制不住地往门帘那里瞟。

        这一分神,就容易出错。

        有一个武生一个不小心,没接住扔过来的花枪,再想挽救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骨碌碌正好滚到了那个门帘下面去了。

        仰面朝天,头在门帘里面,身子在门帘外面。

        这名武生看到的,是一张熟悉的脸,睁着漆黑如墨的双眼正低头看着他露出了阴惨惨的笑容:“来啦?”

        “鬼啊!”这名武生骇然发出一声尖叫,一路连滚带爬地跑戏台边儿上就想往下跳。

        门帘后传来“呜啊!”一声凄厉的幽咽鬼哭,这名武生一翻白眼,登时晕了过去。

        台上剩下的那些人,也一个个体如筛糠,抖个不停。

        更有甚者,直接跪了下去,对着门帘后面磕头不已。

        ……

        看台上的诸位一时间也有些慌神儿,不知道台上这是怎么了。

        护卫们一个个精神紧张,各自抽出兵刃守护在了自家主人跟前。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睿王爷满脸弱智一般的笑容,对着在场的诸位达官贵人摆了摆手,“小把戏!添个乐子,莫要惊慌。”

        一看作为主人的睿王爷都这么说了,众人自然也就放下了心来。

        尤其是旁边儿的四皇子,对着旁边的睿王爷笑呵呵说道:“父皇常夸皇叔您心思机敏,各种想法天马行空,今儿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夸一个干啥啥不行的废物心思机敏,这不骂人吗?

        但睿王爷却根本听不出来,反而是一脸的得意。

        不然你以为睿王这个封号怎么来的?

        睿智的睿啊!

        这种事情在哪个世界都不鲜见,名不副实、德不配位自己可能不觉得,但在其他人看来那就是个笑话。

        凌寒站在睿王爷身后憋笑不已。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前世见过的一次颁奖典礼……

        .

        门帘被徐徐掀开,一个刀马旦打扮的女子,双脚离地慢慢飘了过来。

        戏班的众人看到她这张脸,更是肝胆俱丧,有些干脆还尿了裤子。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这些人一个个都心怀鬼胎,如今被冤魂找上门来,不怕才怪呢!

        观众席上的人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更加的兴趣盎然,想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

        相比看过很多遍的《白蛇传》,大家其实更加喜欢这种新奇的剧情。

        只是也有不一样的。

        坐在人群后方的雍王府长孙段瑞丰猪一样的大胖脸一阵阵发白,额头冷汗直冒,双手紧紧抓住椅子扶手,捏得吱吱作响,口中低声嘟囔着:“不!不可能!你已经死了。”

        “一定是凑巧长得像而已!”

        而他身边的雍王世子,则蜷缩在椅子之中,身体抖得跟筛糠一样,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

        “各位大人!各位老爷!”

        “小女子名为师卉,本是这大茶园戏班的刀马旦。”

        “一旬前,我在雍王府唱戏时被人下了药,而后被困于雍王府之中三天三夜,惨遭虐待而死。”

        “想我与我夫君一向老老实实,从不与人结仇,却遭此大难。”

        “我不甘心啊!”

        “我死不瞑目!”

        “今日恳请各位达人能帮小女子昭雪冤屈,让恶人伏法,让所有涉案人等能受到应有的惩罚。”

        “段瑞丰,段云凯!”

        “还不上台来,难道让我去拘你们上来吗?”

        飘飘悠悠令人胆寒的声音,夹杂着阵阵若有若无的鬼哭,师卉的控诉好像有无数只女鬼贴在众人耳边哭泣一样,有定力不强者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你,你已经死了!不要过来!”段瑞丰第一个撑不住了,尖叫着站起身来就要跑。

        戏台之上的师卉一步迈出,下一个瞬间已经出现在了段瑞丰的身边,而后一手一个提着雍王府的两父子,再一步迈出,径直把他们扔在了戏台之上。

        众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人,身边也不乏修为高深之辈。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自然会有些慌张。

        但时间一长,大部分其实已经发现了这个所谓的女鬼,其实是人假扮的。

        即便有没发现的,身边也有人告诉他了。

        只有像段氏父子这种当局者迷又没人缘的,以及戏班里那些没见过世面还心怀鬼胎的,才会被吓到失了分寸。

        世上本无鬼,恶鬼在人心。

        .

        众人都把这事儿当成了睿王爷胡闹安排的一场戏。

        但当那女鬼堂而皇之地喊出了段瑞丰和段云凯两父子的名字,又将他们死猪一样扔戏台上时,众人都惊呆了。

        雍王虽然没啥影响力,但那好歹也是皇亲啊!

        皇帝可以冷落他,旁人不能折辱。

        毕竟他们也是姓段的。

        打狗还得看主人不是?

        睿王爷这么弄会不会有点儿过分了?

        “小场面!小场面!”睿王爷站起身来,笑呵呵地冲着众人举手示意,等众人都缓和下来,又对着大理寺卿曹洋、都察院左都御史李青松以及刑部尚书陈道卢说道,“要不三位大人也上去即兴一段儿?来一个三司会审。”

        这不胡闹吗?

        哪有让朝廷命官上戏台的道理?

        眼看这众人一动不动,睿王爷叹了口气:“看来我还是老喽!使唤不动你们了,云昭,你和他们说说。”

        四皇子名为段云昭。

        目前在诸位皇子之中,是唯一能与太子掰手腕的一个。

        无论心智,还是手腕,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陪着这个废物睿王一起胡闹?

        但说来也奇怪,睿王走过去附在四皇子耳边说了几句,四皇子突然就改变了主意。

        四皇子面向众人,语气慷慨激昂,“父皇励精图治,为了大盛的江山社稷夜不能寐,做儿臣的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更让我痛心的是,你们这帮满嘴忠君爱国,天天将鞠躬尽瘁挂在嘴边的臣子却为了一个虚名,放着眼前这种人命关天的大案置之不理。”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我大盛要你们作甚?”

        “你们不上,我上!”

        四皇子这么一闹,搞得大家都尴尬莫名。

        他说的没错啊!

        案子就摆在眼前,而且但凡有点脑子的,都能将案情判断个大概了。

        但是……

        以往不都是这样的吗?

        雍王爷再不得势,那也是一个王爷。

        王爷的长孙弄死了个唱戏的,这不太正常了吗?

        这也值得如此大动干戈?

        “陈大人!”四皇子见众人还是不动,一时也来气了,“要我去请你吗?”

        刑部尚书陈道卢,是四皇子的人。

        一见主子生气了,陈道卢赶紧表态:“下官在!下官这就上台!”

        一直没说话的首辅大人李鹤卿也转过头去,对着左右为难的大理寺卿和都察院左都御史使了个眼色。

        意思是:还傻站着干嘛?

        俩人一见老大发话了,赶紧也屁颠儿屁颠儿地上台去了。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三司齐聚,现场审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