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善恶终有报

第十二章 善恶终有报

        三天后。

        一纸公告贴在了天都城各处的公告栏上。

        内容和那晚刑部尚书陈道卢在戏台上判决的基本一致,不过多了一条针对雍王爷的判罚。

        罚俸三年。

        这条是天元帝御批时加上的。

        据传当时天元帝听闻此案之后,龙颜大怒,痛心疾首,茶饭不思,还将年近七十的雍王爷叫到宫中好一顿痛骂。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吧,反正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判决下来后,段瑞丰在当晚就被扔到了刑部衙门的门前。

        关键是当时门口站岗的差役愣是没看到是谁扔的,就看到人影一闪,然后一个胖子就躺在了地上。

        段瑞丰还活着,但浑身是伤,目光呆滞,和死了也差不多了。

        常万水太恨他了。

        半个时辰没到,就给玩死了。

        没办法,趁他三魂齐全,凌寒赶紧叫林婕诗进去天机楼又给他缝活了。

        有后遗症没关系,重点他活着,会害怕,会叫,会痛就行了。

        然后常万水那厮又给弄死了。

        林婕诗也不嫌麻烦,又给缝活了。

        然后常万水又双叒叕把他给弄死了。

        最后实在不行了,林婕诗说再这样下去,三魂七魄都被折腾散了,怕再死了就缝不活了。

        凌寒只好把他给放别的楼层去了。

        .

        雍王案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得满城风雨,连大盛其他九州城府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这则消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传遍整个大盛,多亏了一个人。

        中极殿大学士孔文新。

        当晚也被睿王爷邀请去了听戏。

        孔文新与首辅大人李鹤卿同属内阁成员,但李鹤卿是正一品,他是正五品。

        这位孔大人表面是太子党,也是首辅大人的左膀右臂。

        但实际上,他是玄心的人。

        玄心金銮殿上骂皇帝,能够传得满大盛沸沸扬扬,全是孔文新一手操办的。

        这货手下有一整套健全的消息传播网,大盛九州的说书人、市井小贩、青楼花魁、算命先生、走脚行商等等,很多都在他这张传播网上混饭吃。

        传播消息给钱,这活儿很多人都愿意干。

        搁凌寒前世,这就叫公知。

        不过这次这帮公知总算干了一件好事。

        雍王案的广泛传播让大盛的老百姓在怒骂皇族的同时,对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也是发自内心地竖了个大拇哥。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说说而已,老百姓做梦都不敢想过这件事。

        别说皇族了,就算是地主老财官老爷犯了法,又有几个真给定了罪的?

        有权有钱,就可以逍遥法外。

        但这次真的给判了,而且判的还是个高高在上的王爷。

        一时间民声鼎沸,大家都说老天开眼了,皇帝这是要干正事儿了,大盛要好起来了!

        老百姓们大多心思都很单纯。

        你给他们一丁点儿希望,他们就会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这次……

        凌寒是真想帮这个世界做点儿事情了。

        绑定了天下气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师卉这件事让凌寒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活着的意义。

        解决了这件事情,胸膛之中那股意难平的暴戾之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人心情都好了很多!

        关键识海虚空之中那条金龙的脖子之下,又有一片龙鳞变成紫色。

        沉冤昭雪,也是提升天下气运的一种手段。

        .

        段瑞丰行刑那天。

        菜市口大街的四个方向都被围得水泄不通,老百姓用石头、臭鸡蛋、烂菜叶子往段瑞丰身上砸个不停。

        但他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相对于天机楼里的常万水,他觉得周围这些人一个个都好善良。

        就在刀光闪过,段瑞丰的脑袋骨碌碌滚落地上的时候,天都城的南门外,他的父亲,曾经的雍王府世子脖子上戴着枷锁,脚上锁着铁链子跟在两个骑马的差役身后踉跄前行。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他脖子上的枷锁给配了重,压得他腰都直不起来。

        以他养尊处优的小身板儿,估计是走不到蜀州的。

        而雍王府中,雍王爷被天元帝痛骂一顿之后,回到府中便一病不起了。

        雍王一脉,三代单传。

        孙子被砍了,儿子被发配了,剩下一个老王爷已经马上要七十岁了。

        换句话说,雍王这一脉。

        绝户了!

        老王爷一辈子其实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儿,他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过分溺爱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当熊孩子长大后,可能就会变成害死全家人的疯狗。

        ……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

        内城。

        当朝首辅大人李鹤卿的府邸中。

        一个年轻人手执羽扇,背对李鹤卿负手而立,看着首相府的一池子锦鲤淡淡问道:“左使,睿王府发生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李鹤卿恭声答道:“回少主,此事疑点颇多,大部分线索仍在查探中。”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睿王府这个听戏审案的闹剧,必定是有人在暗中操纵,但其目的和动机都令人琢磨不透。”

        “其他细节,我整理了个折子,您请过目。”

        年轻人伸手一招,李鹤卿手中的折子凌空飞起,然后稳稳落入了年轻人的手中。

        年轻人翻看了几页,突然笑了起来。

        “左使,睿王向四皇子说了什么,你想不通吗?”年轻人问道。

        李鹤卿慌忙上前一步,诚惶诚恐地回道:“属下愚钝,还请少主赐教。”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睿王只跟四皇子说了四个字。”年轻人淡淡说道,“杀鸡儆猴。”

        “天元帝目前最烦恼的,就是那些不听话的王爷们。”

        “一个个要么手握军权,要么有钱有势,要么根深叶茂,像雍王这种破落户,不正好是拿来杀鸡儆猴的好对象么?”

        “这种可以讨好皇帝的大好机会,四皇子这种人精怎么可能会视而不见呢?”

        “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四皇子的封赏就要下来了。”

        李鹤卿眼露笑意,一脸的恍然大悟状:“哦!原来如此,少主英明。属下自愧不如!”

        “行了!这种对付皇帝的招数,就别用我身上了。”年轻人嗤笑道,“你这小把戏太蹩脚了。”

        “堂堂一国首辅,倘若连这种小门道都看不出,你不如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李鹤卿讪笑,连连告饶。

        又看了一会儿,年轻人翻看折子的手突然停住了。

        “你说,替大茶园戏班介绍睿王府这单生意的,是一名画尸人?”年轻人思索片刻,认真问道。

        李鹤卿“嗯”了一声,然后问道:“怎么了?少主?”

        “好巧的是,我最近也认识了一个蛮有趣的画尸人。”年轻人缓缓转身,唇红齿白,美目如星,面如冠玉,乌发垂胸。

        蹙眉好似深潭水,矗立有如山间松。

        男生女相。

        李过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