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四皇子的礼物

第十三章 四皇子的礼物

        天都城外。

        常万水一家人坐着马车去了南方。

        凌寒给了他们一笔钱,足够他们过好下半辈子的了。

        至于安全问题,倒也不用担心。

        何澹放了俩纸人在他们的车上,寻常的山贼盗匪之类的,完全可以不用担心。

        只要他们不作死或者运气特别背,安安全全过完下半辈子是不成问题的。

        虽说送佛送到西,凌寒也总不能照顾他们一辈子。

        做到这份儿上,已经仁至义尽了。

        睿王府的事情,林婕诗和何澹都抱怨了凌寒好久。

        这么好玩儿的事儿,不带上我们,像话吗?

        至于凌寒是怎么搞得定睿王爷,摆下这么大一个局的?

        凌寒神秘地说道:“我有高人相助。”

        俩人问:“高人在哪儿?”

        凌寒笑了笑说:“暂时保密,过几天你们就知道了。”

        结果根本不用几天,三人刚回到鬼街上,就看见凌寒的阴画铺门前站着一个衣着光鲜的瘦高老头儿,身边还有一辆马车,马车两旁站着两个小厮。

        见凌寒回来了,那老头儿上前来笑呵呵施了个礼:“凌先生大隐隐于市,竟藏身这阴门生意行,真乃奇人也!”

        凌寒还了一礼,淡淡问道:“您是请神,还是送神?”

        老头儿愣了下,然后恍然一笑:“先生说笑了!我不请神,也不送神,我是来代我家四爷给先生送谢礼来的。”

        凌寒“哦”了一声,然后上前打开铺门:“都搬进来吧!”

        老头儿又愣了一下。

        你不按套路出牌啊!

        一般至少不都应该客套一下,你来我往打两套机锋,然后再勉为其难的收下吗?

        你这让我提前准备好的台词都用不上了啊!

        但既然人家发话了,老头儿只好指挥着小厮把马车里的东西都给搬进了凌寒的铺子里。

        东西不多,但都是好东西。

        打开第一个箱子,里面是一套用雪狼毫制作的高端画笔,各种型号各种粗细大大小小一共二十三只,每一只的笔杆都是百年以上的紫檀木熏制,上面刻了两个朱砂小字:“诛邪”。

        第二个箱子里,是两支来自东海的滴血珊瑚金步摇,黄澄澄的金子搭配上滴血珊瑚的殷红,一眼看过去就透着价值不菲四个字。

        第三个箱子里,则是一大一小两支“神眼”。

        神眼是军器司制作的,专供战场统帅使用的高精尖设备,上面有高品术师篆刻的法阵,据说可以看到十几里之外的东西。

        其实就是个望远镜。

        但这个世界,神眼是极其珍贵的东西。

        像这次出征北境的北伐大军,也只给配备了一只神眼而已。

        而人家随随便便就送出来了俩。

        不得不说,大手笔!

        剩下的箱子里,大多是金银珠宝之类的俗物,不过凌寒也挺喜欢。

        钱嘛!

        谁不喜欢?

        把东西清点了一下,凌寒表示很满意,然后冲老头儿问道:“还有事儿吗?”

        老头儿:“……”

        这就是主人口中“胸有丘壑,可谋大事”的奇人?

        咋觉得脑瓜儿不怎么灵光的感觉呢?

        你这样聊天,让我咋接啊?

        “咳!咳!”老头儿清了清喉咙,看似谦卑的微笑之中带着一丝倨傲,轻声说道,“四爷说,如果您方便的话……”

        “不方便!”凌寒拿起大茶壶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吨吨吨”一口喝光了,“我这忙的很,一天到晚连口水都落不着喝。”

        “四爷要真有事,让他来找我吧!”

        “大胆!你……”老头儿一时气极,手指着凌寒刚想开骂,却在看到凌寒眼神的瞬间便怂了,“那我就如实回禀四爷了。”

        “告辞!”

        踉踉跄跄冲出阴画铺,上马车的时候还不小心摔了一跤。

        一声清脆的鞭响之后,马车仓皇而逃。

        王道,原本是君王之道。

        受命于天而兼治天下,福泽万民。

        心宽以容天下,胸广以纳百川。

        到了玄心这里,不知道咋就成了王霸之道。

        说白了就是上位者久居高位时间长了养成的官威,一睥一睨都气势十足,靠眼神都能把人给吓住。

        当然,也分人。

        .

        马车走后,凌寒店门又闪进来俩人。

        一个是红衣白发的林婕诗,另一个则是中二少年何澹。

        “喂!四爷是谁啊?”何澹问道。

        “四皇子。”林婕诗大摇大摆地直奔里屋,抢先占住凌寒那张躺椅,踢掉鞋子把一双白得耀眼的脚丫子放扶手上,舒服地“吱钮吱钮”摇了起来。

        “四皇子就是你说的那个高人吗?”何澹一边在箱子里挑礼物,一边好奇地问道。

        “啊!”凌寒含糊其辞地答道。

        不算承认也不算否认,但何澹倒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从箱子里拿出那两支“神眼”,一脸狂喜地叫道:“这不是神眼吧?他竟然送了你神眼?”

        “天啊!你知道这玩意多贵重吗?”

        凌寒瞅着他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淡淡说道:“拿去吧!人家这本来就是送给你玩儿的。”

        “送我的?”何澹抬起头,一脸的不解。

        凌寒又拿起那个装着滴血珊瑚金步摇的盒子,递给林婕诗,然后说道:“很显然,除了金银珠宝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是有的放矢。”

        “我身边都有什么人,每个人什么性格,什么喜好,人家都摸得一清二楚。”

        “即是示好,也是威胁。”

        林婕诗打开盒子看了一眼,然后随手就扔在了一边儿。

        过了一会儿,又用脚一勾,拿了回来。

        女人,都是爱美的。

        何澹也没心没肺地拿着神眼跑外面玩儿去了。

        凌寒自己坐在铺子外的台阶上,一边喝茶,一边想心事。

        从开始决定帮师卉报仇开始,凌寒就没打算再藏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任凭你机关算尽,总会留下痕迹的。

        雍王案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睿王府听戏审案,苦主鬼魂亲自现身,这种街坊话本儿一样的故事也就骗骗小老百姓,大盛朝廷里随便哪一方势力都能看出来这案子背后的不简单。

        常万水的朋友是个画尸人。

        睿王府的生意是这个画尸人给介绍的。

        而常万水刚死了老婆,满天都城地跑着出高价求人给他老婆画阴画儿。

        凌寒出马才帮他解决了这件事儿。

        这些线索都不用怎么查,随便问问都能找到凌寒身上来。

        如果只是一个命比纸贱的画尸人,怎么可能会和睿王府扯上关系?

        所以凌寒准备给自己找一个背景,一个能够支持“神秘的画尸人”这个人设的背景。

        玄心是一个。

        四皇子是一个,太子应该也会派人来。

        还有国公府,不然也不会平白无故让睿王爷邀请方泰。

        甚至,凌寒隐隐有种直觉。

        那位高高在上的大盛陛下,天元帝。

        也已经盯上了自己。

        来吧!

        都来吧!

        鱼越多,水就越浑。

        日头躲进了云彩后,天空开始变得阴沉起来。

        凌寒冲拿着神眼到处乱瞄的何澹叫了一声:“别玩了!赶紧把你的纸人收店里去吧!”

        “变天了!要下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