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一镇子全是死人!

第二十一章 一镇子全是死人!

        在小客栈摸刘管事的尸体的时候,凌寒在他的记忆幻境之中看到了这三个巫族人。

        把凌寒带到这个镇子里来动手,就是那三个巫族人的主意。

        凌寒很不理解,半路上动手岂不是要方便的多?路上人少,事后处理尸体也更方便。

        要知道这镇子虽然不大,可也是驻扎有二十多个天都府衙的官兵的。

        难不成,这个镇子里还有高手埋伏?

        而且那刘管事死的也蹊跷,估摸着时间也就是那几个壮汉被房二他们摁地上打的时候,这刘管事在房间里突然眼一翻就给躺地上了。

        凌寒当时看了,确实不是中毒。

        估摸着是巫族的蛊术之类的。

        凌寒懒得猜了,太费脑子。

        不如直接问那三个巫族人的尸体。

        为了避免打斗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凌寒直接把那俩七品的给收进了天机楼。

        凌寒现在是四品,比他低三品以上的都可以直接收进天机楼弄死,省心省力。

        剩下一个六品的巫师没法直接收进去,凌寒掏出两颗蛋蛋在他额头上给开了俩洞,然后把尸体也扔进了天机楼。

        在房间里踅摸了下,除了剩下的这个水晶球,其他也没啥有用的。

        凌寒带着战利品,美滋滋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水晶球看起来蛮有意思的,功能就跟前世的监控大屏似的,可以同时看到许多地方的画面。

        比如现在驿站的每个房间,凌寒都能通过这个水晶球看得清清楚楚。

        不光是驿站,这个小镇上的一些重要路口、建筑,甚至是天都府衙在这座小镇的镇公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这个异世界之中,这种东西绝对是高科技了。

        凌寒顺着自己这个房间的视角找过去,这才发现在天花板的角落里,有一只黑色的好像黄豆粒一样大小的黑色硬壳虫子。

        这虫子是活的,但不会动。

        确切地说,是它不愿意动。

        八只强而有力的爪子已经深深地嵌入了天花板的木头之中,凌寒把它腿给掰断了这才把它取了下来。

        它的眼睛大而凸起,有点儿像是苍蝇的眼睛。

        凌寒抓起它来四处动了动,水晶球上的画面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

        凌寒想了想,从房间里随便找了个小罐子把它扔进去,然后收进了天机楼之中。

        与此同时,天机楼之中凌寒的本体正在给三个巫族人画尸,而摸尸得到的记忆幻境却另凌寒惊讶不已。

        整座小镇。

        已经全都是死人了!

        .

        今天进入这座小镇的时候,凌寒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镇上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十分冷漠,即便是驿站的驿丞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绝不多说一句话的样子。

        难怪今天晚上的时候,雍王府的那帮活宝闹这么一出,愣是一个出来看热闹的都没有。

        凌寒心中一动,一步踏出,已然来到了驿丞的房间。

        驿丞仿若木偶一样,呆坐在桌案之前,面对突然出现的凌寒丝毫不感到吃惊,而是木然问道:“公子有什么事吗?”

        凌寒叹了口气,也不回答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世界如蜡油般融化,驿丞的人生扑面而来。

        ……

        两天前,镇子上来了几个奇怪的人。

        其中一个人拿着一根颜色洁白如玉,但看起来阴气森森的笛子,从镇子东头一直吹到镇子西头。

        当时驿丞正巧在驿站对面的豆腐店和老板娘打情骂俏,听到那笛声忍不住就觉得心浮气躁,头昏脑涨……

        紧随其后,又有几个人沿街挥洒一种白色的粉末,味道很香。

        驿丞忍不住就顺着那香味跟着往前走去。

        和他一起的,还有豆腐店的老板娘,还有驿站门口的守卫,还有许许多多镇子里的人。

        走了一会儿之后,驿丞跟着大队人马一起到了镇子外面一处开阔的地带,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人群中央,有一株巨大的植物。

        那株植物样子十分怪异,粗壮的树干上竟然长有和人一样的五官,看着赶来的众人露出贪婪的笑容,而它的枝条能有上百根,每根的头部都有尖锐的口器。

        每当有人走过去之后,那些口器就会精准地插入来人的后脑,然后那枝条的根部就会鼓起一个小包缓缓向前移动,直至消失在那些人的后脑之中。

        驿丞本能地很害怕,想反抗,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就在那个时候,一声尖锐的唢呐声直冲云霄,驿丞瞬间觉得大脑一阵清灵,赶紧逃离了那颗古怪的植物。

        和他一起的很多人也被唢呐的声音惊醒,纷纷四散而逃。

        一个头发根根直立,衣衫褴褛的中年人腮帮子鼓得像两个气球,双手捧着一根被擦得发亮的唢呐迈步前来……

        唢呐李!

        镇子里专门给人办白事儿吹唢呐的,平日里不善言谈,打着光棍没娶媳妇儿,一天到晚就守着他那根唢呐吹啊吹的。

        因为他吹的都是办白事儿的曲子,大家都嫌晦气,后来他就跑外面荒郊野地里吹去。

        今天赶巧了,这株植物所在的地方正好离他吹唢呐的地方不远。

        就在大家以为逃过一劫的时候,人群后方一道红光冲天而起,一个浑身血红,身上长满了触角的怪物跳上前去,对着唢呐李就是一口。

        唢呐李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是脸色却瞬间灰败,软软倒了下去。

        笛声再次响起,驿丞和周边的人们再一次被控制着向那植物走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驿丞很想求救,但他开不了口。

        而且,这次再也没有人能来救他们了!

        尖锐的口器插入后脑,随着一阵噬心的刺痛传来,驿丞的人生到此结束。

        ……

        驿丞的记忆和那三个巫族人的记忆完全吻合。

        那株奇怪的植物,叫尸兰。

        那粗壮的树干之内,满满的全都是一种苍蝇大小的蛊虫,叫做魂蛊。

        魂蛊之上,覆有巫族用活人魂魄炼制出来的一种剧毒,可以侵蚀活人魂魄,将宿主三魂七魄中的天魂彻底替代掉。

        被魂蛊附身的人,虽然已经死亡,但看起来却和活人一模一样。

        除非是精研魂道的专业人士,或者是十分熟悉死者的人,否则根本无法分辨。

        从三个巫族人的记忆中能够看到,被他们用魂蛊改造的绝不止这一个小镇。

        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截杀自己,犯不着这么大动干戈。

        这三个巫族人在他们族群之中,身份很低,接触不到核心的秘密。

        在他们的记忆幻境之中,凌寒也没能找到更多的有用信息。

        凌寒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这帮灭绝人性的巫族畜生,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