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马甲全开,集体加班!

第二十二章 马甲全开,集体加班!

        凌寒本体在天机楼中已经给那三名巫族人画完了尸。

        画尸奖励说不上有多好,但除了炼魂术,其他都是以前没见过的。

        六品巫师给了一门【摧心曲】,就是驿丞记忆幻境之中听到的那种笛声,需用特殊的乐器加持才能有效果。

        比如这名巫师身上就有一支白骨笛。

        在巫师体系中算是中等偏下的法器,但也可以凑合着用了。

        但有高品巫师使用高级法器可以一个人同时催眠上千人,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便去死也毫不犹豫。

        还有一门【入梦术】,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

        修炼级别高了之后,可以反客为主影响别人的梦境,甚至在别人梦中杀人。

        再就是一门【降头术】,属于诅咒法术的一种。

        利用别人的随身之物,哪怕一片衣角,一根头发也可以让对手轻则受伤,重则送命。

        可以说,巫师不属于正面硬刚的职业,但阴起人来会让你防不胜防。

        那名七品的巫蛊给了四种蛊虫的炼制方法,分别是【赤金蛊】、【尸蛊】、【大力蛊】、【探蛊】。

        赤金蛊便是植入在小镇居民身体之中的那种蛊虫,本身无毒但却是巫祝所炼制的魂毒的最佳载体。

        驿丞记忆幻境之中见到的那尸兰树便是赤金蛊的培养皿。

        尸蛊可以让尸体复活为主人战斗,大力蛊则可让人力大无比,无惧疼痛,类似狂化之类的。

        而探蛊,就是凌寒在房间里发现的那种蛊虫。

        配合特制的水晶球使用,可以用作侦察,也可以用作监控。

        而那名七品巫祝给的奖励就只有一门【炼魂术】,和凌寒之前从玄心那里得来的炼魂术取长补短,查漏补缺,只是多出来了一门炼制魂毒的方法。

        只是这方法太过反人类,凌寒觉得自己应该这辈子都不会用它。

        不知为什么,凌寒隐隐有种直觉,这巫族体系怎么感觉上更像是前世的科技一样?

        个体战斗力都很一般,但技能如果用对了地方,杀伤力委实不俗。

        画完三个巫族人之后,凌寒顺便把那个驿丞的尸体也给画了。

        果不其然,画完之后那驿丞闭上眼睛,安然离世。

        其后脑破开一个小洞,一只好似苍蝇一般背生双翅但不会飞的赤金色小虫子缓缓爬出,没爬多远便爆体而亡。

        这名七品的巫蛊师品阶太低,他只负责制造赤金蛊以及将赤金蛊植入宿主体内,能控制赤金蛊的人连他也不知道是谁。

        凌寒想了想,决定今晚加个班。

        连夜画尸。

        开了隐身和穿墙,从驿站开始挨个握手,凡能进入记忆幻境的都给扔天机楼里去。

        凌寒本体,玄心、关沧海以及那三个地宫之中的马甲,都紧急召进了天机楼加班加点开始干活儿。

        六个马甲在天机楼里每人占一层。

        10具尸体一组,点起三炷香,aoe地开始画尸,打上中间容错的富余时间,基本上就是一炷香快点完,刚刚好能画完。

        一炷香烧完差不多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

        算下来大概五六分钟就得画完一幅阴画儿,对凌寒来说,小意思。

        再多了就不敢了。

        按照画尸规则,一炷香时间到了没画完是会死的,凌寒可不想冒这个险。

        六个马甲同时画,半个时辰能画60具尸体,相对于这个小镇上大几百号将近上千号人来说。

        杯水车薪。

        但只要巫族的人不再来捣乱,总有画完的时候。

        活着的人也不用担心,房二和他带来的那些衙役,被从鬼街上带来的缝尸人和画尸人以及被关在柴房里的那几个来自雍王府的活宝,凌寒都给他们下了迷药。

        多了不说,睡上十几二十个小时是没问题的。

        自从有了天机楼之后,凌寒在里面屯了很多常用的东西,吃的、喝的、穿的、用的……

        像那些毒药什么的,甭管是买的,还是自己配的。

        凌寒在天机楼的六楼,装满了整整三个柜子。

        .

        天机楼里六个马甲加班加点连夜画尸,凌寒则开了隐身悄咪咪去了驿丞的记忆幻境之中那棵尸兰树所在的位置。

        到了地方一看,那棵尸兰树早已枯萎了。

        地面之上就剩下一个水桶粗细的大树桩子,散发着一股呛鼻子的恶臭。

        树桩子附近不远的地方,躺着一具中年人的尸体。

        头发根根直立,颧骨突出,面目枯黄,一脸的穷苦相,手里紧紧攥着一根尺余长的黄铜唢呐。

        救人的英雄,唢呐李。

        凌寒走上前,探手抓住他的手腕,将他背在了背上。

        施展阴阳风水术,在这附近给他找了一处还不错的地方,然后召出黑刀三两下在地上挖出来个坑,将唢呐李的尸体放了进去。

        尸前三炷香,额头点金漆。

        几分钟后,一名英姿飒爽的少年将军浮现于纸上,只是他的手里没有大刀,也没有长枪,而是提着一只黄铜唢呐。

        唢呐李,并不是普通人。

        他是大盛西北铁甲军的一名阵乐师,官儿不大,却是铁甲军中的香饽饽。

        阵乐师干嘛的?

        两军打仗“咚咚咚”敲鼓的那种就是。

        戏里不常说嘛!

        一通鼓,战饭造。

        二通鼓,紧战袍。

        三通鼓,刀出鞘。

        四通鼓,把兵交。

        ……

        所谓一鼓作气,摧营拔寨,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阵前打鼓奏乐,是可以鼓舞士气,提高军队的战斗力的。

        但唢呐李和其他的不同。

        他不敲鼓,他吹唢呐。

        常言道,唢呐一出,谁与争锋!

        每次打仗的时候,只要唢呐李的唢呐声想起来,铁甲军的将士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往前冲。

        而且唢呐李的唢呐还有个特点。

        专破巫族的巫术。

        不管是什么品阶的巫师,也不管你用的什么乐器,在我唢呐面前全都是孙子辈儿的。

        黄铜唢呐脖儿直,一口清气上天池。

        但就这样一个人,当了逃兵。

        他父亲就因为几块豆腐的小事儿,得罪了某位上面有人的乡绅,结果老父亲含冤入狱被活活折腾死,弟弟和妹妹一路讨饭到西北找到了哥哥。

        唢呐李悲愤莫名,带着弟弟妹妹一起回到了家乡,一个人屠了那乡绅全家。

        逃兵加杀人,这就是妥妥地砍头的罪。

        唢呐李也没想着活,杀完人后就去了县衙投案。

        结果入狱没几天,来了一位将军。

        那将军就是方泰。

        “你该庆幸活在一个乱世,花点钱就可以买你一条命。”方泰说道,“我方家的铁甲军死也得死在战场上,不能这么窝窝囊囊让人砍了脑袋。”

        “换个身份,好好活着。”

        “铁甲军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找你的。”

        说完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方泰就离开了。

        而唢呐李就在天都城附近的这座小镇上隐姓埋名住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三年多。

        ……

        方泰?

        凌寒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手中的阴画儿上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陆】。

        六分像。

        唢呐李的虚影迎风飘散,有篆体小字浮现在凌寒面前。

        【阵乐术】

        【锣鼓唢呐齐声响,征战沙场好儿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