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大盛画尸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有内鬼,终止交易!

第二十六章 有内鬼,终止交易!

        方泰那帮老兵的动作非常快。

        先是去千机营调出来五千轻骑,然后把天都城外扫了一圈儿。

        这一扫,直接扫出来了十几个被屠的村镇。

        村民都看着与活人无异,正常的吃喝拉撒,下地干活,但在这帮与巫族作战多年,经验丰富的铁甲军老兵面前全都无所遁形。

        老兵们只需要三两句就能试出来真假。

        那些藏在村镇之中的巫师,根本不是这帮铁甲军的对手。

        破魔箭是常规配置,还有像大喇叭、将军鼓、石灰炮等等各种出其不意的怪招歪招。

        一开始还有高品巫师出现,但都被方泰的人给干掉了。

        到后来,一旦被发现之后,那些高品巫师连面儿都不露,直接就逃之夭夭了。

        毕竟客场作战,闹大了连退路都没了。

        这事儿结束之后,天都府衙和千机营因剿灭巫族余孽有功,得了不少的奖赏,而护国公府却只字未提。

        方泰和老兵们一言不发,默默回到了护国公府。

        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当天离开小镇的时候,方泰找到了凌寒。

        “世子让我给凌先生带句话。”方泰说,“如果你的好朋友做下了十恶不赦的错事,你会杀他吗?”

        “将军怕是问错人了吧?”凌寒看着方泰,嗤笑一声,“我就是一个小小的画尸人,这种问题对我来说太高端了。”

        方泰也晒然一笑,然后对着凌寒重重捶了一下右胸:“谢谢!”

        在方泰说完谢谢走出驿站门口的时候,凌寒突然又高声问了一句:“对与错,谁说了算呢?”

        方泰停了下,然后头也不回,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聪明人之间的对话,往往不需要太多。

        懂得自然会懂。

        不懂你说再多也没用。

        .

        两天之后。

        凌寒终于把天机楼里存下的那些尸体全都给画完了。

        四品中直升四品上,然后提督印信盖个章,倏一下四品直升了三品。

        放其他修者身上,这是要经过十几甚至几十年,运气不好那就是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坎儿。

        品阶是上升了,就是处理那些画完的尸体有些麻烦。

        这两天凌寒开着隐身就跟躲猫猫似的,今天这里扔出来几百具尸体,明天那里再扔出来几百具尸体。

        搞得天都府衙的人都要崩溃了。

        娘诶!

        啥时候是个头儿啊?

        不过两天后情况好转,这事儿总算是消停了。

        四皇子也听说了这件事,派了自己的心腹带着马车来接凌寒。

        凌寒上车走的时候,房二在后面一颗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

        这尼玛!

        他竟然四皇子的人。

        幸好老子够机灵,这几天把他舔的还算到位,不然脑袋都不知道哪儿去了。

        .

        沿着官道一路向北,半天时间都不到,凌寒的马车就到了保康县城。

        四皇子直接把县衙给征用了,凌寒到的时候,他们正在县衙里讨论得热火朝天。

        不得不说,四皇子的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在凌寒那两条意见的基础上,不断完善,不断扩散,目前已经形成了一个从工、农、商、兵、学到流民衣食住行相关的庞大计划。

        凌寒大概看了下,问四皇子:“计划挺好,目前进展到哪儿了?”

        四皇子愣了下,然后有些尴尬地说道:“目前陛下的诏令还没下来,所有的计划都卡在土地上,这种大事是必须由陛下做主的。”

        “不过你放心,出京前我已经请示了陛下。”

        “陛下已经同意了的,只是这种大事,不能单单靠一个口谕,须得经过一些必要的程序才能有正式的旨意出来。”

        ……

        那就等呗!

        凌寒没再多和他废话。

        整整十万流民,距离天都城不过百里。

        无论是从维稳的角度,还是从民生的角度,这都得算是一等一的大事儿了!

        但很显然,皇帝的心思,不在这里。

        凌寒隐隐觉得,皇帝并不想让四皇子的计划实施。

        只是因为这是一个可行的计划。

        顺着这条线往下捋。

        倘若四皇子安置流民计划失败,再加上有心之人从中挑拨,民怨沸腾之下,暴乱就不可避免了。

        这时候,太子将带着千机营的兵马武力镇压。

        十万流民,十万颗脑袋。

        ……

        凌寒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主体在天机楼睁开眼睛,再一次召唤了天机万象仪。

        得益于这次画的几千具尸体,凌寒这次可以聊很久。

        不过凌寒目前只有一件事要问他。

        “你说大盛皇帝已经死了,那现在大盛的皇帝又是谁?”凌寒问道。

        道:“天机屏蔽,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果然是他!

        凌寒恨得牙痒痒。

        当时问天机万象仪,那个截胡自己天机楼魂力的人是谁,他的回答也是“天机屏蔽。”

        “所以截取我魂力的人,就是皇帝,是不是?”凌寒问道。

        道:“天机屏蔽,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凌寒想了想,换了种问法:“玄心和皇帝,其实原本就是一伙儿的,对不对?”

        道:“天机屏蔽,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草!

        虽然道的回答全部都是“天机屏蔽”,但是答案几乎就已经是摆明面儿上了。

        穿斗篷的“神”,要的是大盛的气运。

        所以他从天机楼中救出了玄心,同时“夺舍”了大盛的历代皇帝,和玄心配合着将大盛的气运一点一点地败送掉。

        限制于某些不可知的原因或者规则,这个过程不能太过明目张胆。

        所以就有了玄心和历代皇帝这几百年来的演戏。

        所谓“天命者”,其实也就是穿越者。

        穿越者应该是他们计划之中的死穴,所以皇帝才会不依不饶地对穿越者穷追猛打,必杀之而后快。

        这其间的逻辑关系,应该大抵就是这样了。

        唯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当时玄心为什么要让林婕诗救自己?

        救完自己还不算,还设下那么大一个局,把自己引入天机楼,让自己获得了方玉楼留下的提督印信、天下群英谱。

        还有这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在的天机楼。

        ……

        正琢磨着呢,凌寒突然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

        那个天机万象仪的化身,天天面无表情,跟个机器人一样的“道”,正在对自己说话。

        他说的很慢,很慢。

        而且只张嘴,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通过他的口型,凌寒大概猜出了他想表达的意思。

        “有内鬼,终止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