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狂战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反击

第十一章 反击

        (1)

        老猫从小木屋回到火锅店的时候,发现了罐头并不在店里。火锅店的洞开,只有那条黑狗卧在门前。

        老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冲了进去,屋子内并未有什么打斗痕迹,桌椅摆放的都很整齐,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罐头,罐头。”他上下楼喊了一遍,都没见到罐头的身影,正欲离开的时候,他注意到了罐头在留给他的纸条。

        罐头在纸条上说,他去找小茜了,让老猫在这里等他。上面歪歪斜斜的一行字的确是出自罐头之手,可罐头这个时候去哪里找小茜?为什么他会有小茜的消息?

        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圈套。马格南不是一个恪守承诺的人,他对于扰乱他计划的人决不手软,这一点从刚才在小木屋的表现便能看出。

        在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下,小茜如何能够逃脱出来?又是如何打来了电话通知了罐头?

        这一切都是待解的问题,盘绕在老猫的脑中。

        老猫查看了电话的通话记录,在半个多小时之前,有一个固定电话拨打过,并且有过不到一分钟的通话,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通话记录。他用电话回拨过去,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老猫心头升起一丝不安,他赶紧拿出手机打开网络,将这个号码输入进去之后开始查询,搜索结果显示这个号码归属地是不远处的一个小教堂的号码所有。老猫隐约记得那个教堂,好像之前小茜说过,她要和罐头在那里举行婚礼。

        想到这里,老猫抓起放在桌子的上摩托车钥匙便要出门。恰在此时,门口一阵狗吠声传来。那条黑狗冲着一群人撕咬起来,片刻之后,听到一声狗哀呜,狗叫声便没有了。

        老猫躲在楼梯一角,探头看去,门外,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门口,几个一脸戾气的家伙从车上下来,正朝着火锅店走来。他们刚刚用消音手枪打死了自己喂养的那条流浪狗。

        这群家伙端着装了消音器的自动步枪和冲锋枪,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包裹。从持枪的姿势来看,这群家伙都是老手,对方有三个人,且不清楚车内还有无增援,现在强拼自己一定会吃亏。

        片刻的功夫,老猫做出了打算,他将捡来的那支hk416步枪推上枪膛,准备上二楼伏击。

        几个人朝着火锅店走来,老猫蹑手蹑手的向楼上退去,生怕惊动了这群家伙。

        此时,走进店内的一个戴着墨镜的家伙左右张望之后,便将手里的黑色提包扔进了店里。接着他并未如同期望的那样进来,而是转身向外跑去。

        老猫看着那个黑色提包,顿时大叫不妙,他急忙向着二楼窗户冲去。

        此时,走到车前的那个戴墨镜的家伙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只听见轰隆一声,火锅店顿时爆炸,火光冲天,大地似乎都在颤抖。

        几个家伙看后满意一笑,便上车离开。

        他们走后,老猫从一堆废墟中醒来,他摇了摇头,一阵灰尘抖落下来,接着他慢慢地站了起来。

        火锅店映入眼中,本来还齐齐整整的一个店,瞬间成了一片废墟,玻璃碎渣满地,屋内的水管喷着水,窗帘和有些易燃品起着火,屋子里不时的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老猫回到火锅店里,在地上找着什么。他回到自己原来的住的房间,从倒塌的床下拉出一个铁皮箱子。

        刚才的爆炸几乎半条街都能感到震动,周围的街坊邻居纷纷聚拢过来。

        老猫拎着铁皮箱子,骑上摩托车走了。

        ……

        半个多小时后,他赶到了郊外的小教堂。远远地,他看见一辆警车停在不远处闪着警灯,小教堂外拉起了警戒线,几个穿着褐色制服的警察看上去在搜索着什么,地上满是血迹,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血腥味和弹壳的硝烟味,再往里走,教堂的门口,盖着白布的三具尸体横在那里。

        老猫心里咯噔一下,他停住了脚步,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

        他不忍心去看,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老猫又反复的安慰自己,他絮絮叨叨自言自语说:“罐头军事技能不错,小茜又那么聪明,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地死的,里面躺着的一定是别人。”

        “对,一定是自己瞎想了。”老猫又在反反复复的自己给自己打气,他深吸了一口气,掀开警戒线走了进去。

        一个警察要上前阻拦,另一个警察低声对他说:“他是死者的家属……”警察们也就不再阻拦。

        老猫猛然一愣,那个警察便是那天去报警时候接待他们的那个值班警察,他说自己是……

        老猫不敢多想,走上前,蹲在地上,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勇气,慢慢地掀开白布:罐头和小茜躺在那里。

        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出现了。老猫看着他们,傻了。

        半响,老猫稍稍挪动一下,他看着罐头和小茜,两人的眼睛睁着,消散的瞳孔瞪着蓝天,像是对这个世界的留恋,也是控诉。

        罐头两手握拳,似乎要抓住什么,看的出来,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旧在进行着拼搏。

        老猫用尽掰开了他的手,他手里攥着的是那个子弹壳的挂坠,也就是他送个小茜的那个挂坠。

        老猫收起那个挂坠,攥在手心里,深吸了一口气,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他捂着鼻子,眼泪本能地哗啦啦流了下来,一滴滴砸在地上。

        他跪在地上,懊恼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一拳又一拳。

        倏忽间,热闹的中学生运动会、穿着肥大作训服的新兵连,还有罐头中弹、罐头和小茜嬉闹……这些场景片段一股脑的塞进了他的脑袋里,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现,一幕幕的,很熟悉,很近,又很远。

        他就在那坐了很久,整个人都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警察走了过来,问:“你是死者家属吗?有些案情需要你跟我们协助一下……”

        他话音未落,老猫缓缓扭头,看着他,风吹拂着他早已麻木的脸,那眼神依旧寒光闪闪,刺的那个警察心里发毛。

        “不用了,麻烦你们替我将他们暂时安放好。”老猫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警察已被马格南收买,来调查也只是例行公事,自然不会深究。不过大多数警察还是保存着基本的良知,听了老猫这样说,他们点点头。

        老猫走上前,替两人轻轻地盖上了白布。他淡淡地说:“好好睡一觉吧。剩下的事情,我会替你们解决。”

        说完,老猫起身朝着不远处的摩托车走去。他跨上摩托车,戴上头盔,发动了车辆。摩托车的引擎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老猫有挂挡,试着转动一下油门,摩托车发出一阵轰鸣,排气孔冒出阵阵青烟。

        此时,他目光坚定,悲痛已经化为了愤怒。

        “老猫哥。”人群中,鼻青眼肿的烂牙仔一瘸一拐的走来。

        他老猫摘下头盔风镜,看着烂牙仔。

        “老猫哥,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清楚。”烂牙仔走近后说。

        老猫打量着他,烂牙仔这号人虽然可恶,不至于可恨,他跟马格南这群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上车!”老猫没有多说,脑袋一歪,扔给了他一个头盔。

        这迷彩头盔是平时罐头戴的,小茜也戴过,现在他们再也不能戴了。

        烂牙仔将头盔戴上头上,跨上了摩托车,老猫身子微微前倾,转动油门,挂上车挡,松开离合后,摩托车便飞一般的向前冲去。

        摩托车很快消失在了路的尽头,两个警察看着远去的身影,站住了。

        “你说,他会去找码头的那群人吗?”一个警察问。

        那个值班警员点点头,“他会去的。”

        “那他会死吗?”那个警察还问。

        值班警员摇了摇头。

        “不会?”

        “我是说不知道。”

        那个警察不说话了,片刻后,他又说:“刚才应该拦一下他。”

        “不,这个时候总要有人站出来。能敢站出来的,就是英雄。”那个值班警察又补充了一句:“他就是!”

        (2)

        在烂牙仔居住的那间小屋子前,老猫抽光了半包烟,他听了烂牙仔叙述事情的经过:他是如何将小茜放走,马格南又是如何设计杀害两人,以及马格南接下来的计划等等。

        整个过程,他并未表现出任何愤怒的动作或者表情,但他的内心却已经燃起了一团火。他能够想象,马格南是如何将罐头一步步骗去,又是如何利用小茜将他们杀死。

        在他的眼中,罐头和小茜不过是被他玩弄的对象而已,仅此而已。

        “我虽然知道他们干的这些事,也痛恨他们干的这些事情,但我没本事,也没勇气站出来反对。甚至……”说到这里,烂牙仔低头苦笑,“甚至我自己还跟着他们一起,干了不少坏事。现在想想,真是可怜,我不想再跟着他们为非作歹下去了。”

        烂牙仔说完,扔掉了烟蒂,使劲踩灭说:“老猫哥,我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但我还是建议咱们一起跑吧,我已经联系了船。或者,咱们把情报报给其他警察,让他们来剿灭他们。”

        “你觉得那样来得及吗?”老猫反问他,烂牙仔告诉他,两天之后,马格南就会将这些女孩分别运出,在那之后他极有可能逃之夭夭。

        烂牙仔想了想,索性说:“先不管来不来得及了。老猫哥,咱们只剩下这条路了。难不成还真的去跟他们硬拼?”

        老猫没说话,他看着远处,抽着烟。

        烂牙仔捂着肿起来的脸说:“老猫哥,不是我给你泼冷水,你干不过他们。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多少杆枪吗?”

        说到这里,烂牙仔停顿了一下,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二十多个人,几十支冲锋枪、自动步枪,还有手雷、炸药等等。他们跟我们不一样,不是那种不入流的小混混,全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悍匪。你是没有见过这些人杀人,就跟杀一只鸡一样。万坤上次带了那么多人,转瞬间都被杀光了,现在想想我都后怕。”

        “正因为这样,他们才应该被彻底消灭。”老猫抽着烟淡淡地说。

        “……”烂牙仔不解地看着老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知道自己劝说不了老猫了,老猫已经下定决心,显然,这不是他两句话就能改变的。

        一阵沉默,只有风呼呼的吹着,烂牙仔轻叹口气。

        老猫问:“他们最近有什么动作?”

        烂牙仔想想说:“后天他们就要交货了,小茜死了,这几天肯定还会出来再绑其他女孩顶替上。”

        “我知道了。谢谢你。”老猫语气依旧很平静。

        烂牙仔想了想,对老猫说:“老猫哥,你等我一下。”说完,他蹬蹬蹬的跑上楼去。

        到了自己住的那间脏乱的房间里,他熟练地掀开衣柜里一团乱糟糟的衣服,从里面拎出来一个箱子,接着蹬蹬蹬的跑了下去。

        刚到楼下,老猫却不见了,正四处张望的时候,老猫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吓坏我了,我还以为你现在就去了呢。”烂牙仔说。

        老猫扔掉烟蒂,“没事,刚刚出去接了个老朋友的电话。你手里拎着的是什么?”

        烂牙仔将箱子横拿在手,吹了吹上面的灰尘,熟练地打开了扣锁,一支乌黑的意大利造伯奈利m1霰弹枪躺在里面。

        老猫看了烂牙仔一眼,烂牙仔点点头说:“这支枪是以前我跟着万坤在的时候留下来的,本来万坤让我带着它去跟马格南拼命。还没用上,万坤就被干掉了。你既然要去的话,我这个怂样子也帮不上你什么忙,这是一点心意。”

        老猫将枪拿起,枪身散发着乌黑的金属质感。老猫哗啦一声推枪上膛,听着清脆的声响便知道这枪保养的还不错。

        “行,这礼物不错,我收下了。”老猫说毕,对烂牙仔问道:“你楼上有洗浴室吗?”

        烂牙仔接连点头说:“有有。”

        “嗯,我借用一下。”说着,老猫拎着那个铁皮箱子上了楼。烂牙仔租住的这个房子洗浴室不大,但却是干湿分离,只是长时间不打扫,里面的卫生有点糟糕,地砖上一层发黄的污渍,盥洗台前,摆放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猫脱去身上的旧衣服,露出了结实的肌肉和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疤。他打开花洒热水,冲洗了一遍后,拿出了一个推子和一把剃刀。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湿漉漉的长发、乱糟糟的胡子,他不禁自问:“瞧你这些年都成了什么样子?”

        他拿起一个推子,从额头的头发根开始,一点点的开始向后推着。头发一缕缕落下,露出了一个铁青的头皮。接着,他又拿起刮刀,将脸上的胡子一点点的刮去。

        打开花洒,冲去身上的头发茬,老猫走了出来。

        接着,他打开了铁皮箱子,将里面的一套作训服和一双作战靴换上,他把裤管掖进靴子里,短t恤也掖进裤腰。

        他将自己现有的武器一字排开,一把柯尔特蟒蛇左轮手枪,一支hk416自动步枪,还有一杆伯奈利m1霰弹枪,还有一把他以前留下来的军刺。

        老猫抚摸着这些枪,就像是看着一个许久未见的恋人一般。

        他将这些武器逐一检查,将弹匣一个个装满子弹,等弄完这一切,天色已经渐亮。叮咚,老猫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老猫拿起看了一眼,快速的回复了一条信息,对方也很快回复。老猫看着回复的短信,关上了手机。

        老猫将手枪装在大腿外侧的快枪套里,军刺别在腰间,霰弹枪和自动步枪装在了一个长型的帆布包里,他戴上一顶沙色战术帽,拎着帆布包,径直地下了楼。

        烂牙仔站在门口,看着老猫,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喊了声,“老猫哥……”

        老猫走到摩托车前,将背包斜挎在身,看着他,没说话。烂牙仔挥了挥手,老猫微微一笑,接着发动了摩托车。

        摩托车引擎轰鸣,一溜烟的朝前飞去。

        烂牙仔站在门口,看着老猫的身影,摆了摆手说:“祝你好运!”

        (3)

        烂牙仔说的没错,当天马格南果然派人出来了。

        一伙匪徒开着一辆面包车在劫持一个女孩晃晃悠悠的朝着码头开去,忽然,前面横出一节木头,驾驶车辆的匪徒一脚刹车踩下,轮胎在柏油马路上磨出几道黢黑的印记。

        “他妈的!”驾车的匪徒打开车门刚跳下来,砰的一声枪响,他的脑袋上爆出一个红点,便一跟头栽倒。

        其他的匪徒如临大敌,顾不上车内的女孩抓起手枪张望着四周,忽然,老猫猛地窜出,他握着手枪左右出击,砰砰砰数声闷响,车内的两人都眉心中弹,仰面倒下。

        车内被绑的女孩吓的失声尖叫,老猫拉开车门,伸手道:“赶紧回家去。”

        女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老猫又重复了一遍,女孩才从车内跑了下来,顾不得穿鞋便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老猫将几具尸体从车里拽出,开着车朝码头而去。

        码头还是那个老样子,不过这几天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比上次警戒多了不少,栈桥那边和转货场门口,都有几个挎着自动步枪的家伙来回游走,看样子马格南已经觉察到了某种威胁。

        老猫没有管这些,开着这辆面包车直奔仓库而去。匪徒们都认识这辆车,自然也就没有多管,任由车子朝着仓库开去。

        仓库的卷闸门升起,老猫直接开了进去。停下来后,一个络腮胡子的家伙懒散地走了过来,“货搞到了吗?怎么搞了这么久?”

        他刚到车前,老猫便推开车门,顺手一枪打在了他的眉心,络腮胡子仰面倒地。其他匪徒听到枪声,如临大敌地拉动枪栓,朝着面包车射来。

        爆豆般的枪声不断响起,密集的子弹把面包车打成了筛子,轮胎很快被打爆,面包车塌陷了下去。

        一阵狂扫之后,枪声渐渐停歇,楼上的悍匪们开始换弹匣,有组织的下楼开始朝着面包车这边聚拢过来。

        老猫拉开背包,取出那支hk416自动步枪,砰砰!他接连扣动扳机,两个长点射打死了楼上的两个匪徒,两人脑袋一歪,从楼梯上一跟头栽下来。

        “他在那!”其他匪徒根据枪声来源判断了老猫的位置,一伙人枪口快速转移方向,子弹朝着老猫的位置飞去。

        老猫接连滚出,同时手里的自动步枪打响,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匪徒被打成了筛子。他躲在一根柱子后面,换上了一个新的弹匣。子弹打在柱子上,柱子上的混凝土被打的四处飞溅。

        剩下的三个匪徒使着眼色,交替掩护开始朝着柱子这边摸去。

        距离很近的时候,老猫换上霰弹枪,蹲式探头,瞥了一眼观察后,便将霰弹枪枪管伸出,轰隆一枪,霰弹枪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散面,两个持枪匪徒顿时被轰出几米之外。

        看着自己的伙伴接二连三的被干掉,最后一个悍匪也不禁有些害怕起来。他抿了抿嘴,脚步放慢了一些。

        老猫捡起一个弹壳扔向左手处,弹壳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那个神经紧张的家伙立刻朝着弹壳滚落的方向开枪。此时,老猫一下从右边跃起,猛然扑倒那个家伙,一把军刺稳稳地扎进了他的胸膛。

        解决了这伙人后,老猫便上楼去查看那些隔间,烂牙仔所说关押女孩的隔间空无一人。他又接连看了好几个隔间,都是同样的情况。

        老猫眉头紧皱,正欲出门,一阵子弹飞来,打的铁门火星四溅。门口,裹着纱布的哑巴手拎两把乌兹冲锋枪,带着一伙悍匪走来。

        进门之后,哑巴一伙人便立刻散开,朝着老猫所在的位置开了火。哑巴对昨天没有干掉老猫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今天听到有人进来捣乱之后,他断定肯定是这家伙,于是带着一伙人便冲来了。

        老猫被子弹压制,龟缩在一个不大的隔间里,暂时不能探头,他知道门口至少有四五支枪瞄着,一旦自己露头,可能就会被打成筛子。

        哑巴和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一个匪徒掏出一个手雷拔掉保险销扔了过去,手雷滚落进来,老猫不容多想赶紧捡起扔回。手雷在门口数米远的位置凌空爆炸,上百颗钢珠一下炸开,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匪徒顿时脸上血呼啦一片。

        趁此机会,老猫立刻还击,hk416自动步枪打出了短连射,子弹相互交织,又有几个匪徒倒下,老猫趁机转移到了另外的位置。

        见身边已经倒下了四五个人,哑巴恼羞成怒,手握两支乌兹冲锋枪,塔塔塔的朝着老猫的位置射去,子弹打的火星四溅、混凝土碎块到处飞迸,老猫不时地还击,仓库内的枪声不断响起,约莫过了几分钟之后,枪声便都稀落下来。

        老猫不见了,哑巴开始换着弹匣,一点点地搜索着。

        噗哧!一声沉闷枪声传来,哑巴身旁的一个家伙应声倒下,众匪徒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声噗哧的枪声再次传来,又一个匪徒应声倒下。

        转瞬间,匪徒之中便只剩下了哑巴一人。

        哑巴不敢掉以轻心,他手握两支乌兹冲锋枪,身子贴着隔板间的边缘走着,眼睛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忽然,一声铁质器皿穿透木材薄板的声音传来,哑巴面色难堪,手持这冲锋枪朝着身后隔板间内开了火。

        密集的子弹将三合板打成了筛网,可哑巴依旧没有停歇,直到两支冲锋枪都没了子弹,只剩下撞针撞击的咔嚓声。

        片刻之后,哑巴跌跌撞撞的从仓库走出,刚走到门口,他便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他的后背上插了一把军刺。

        老猫端着步枪猫着腰走了出来,此时匪徒已经消灭近半,下一步他该直奔着目标马格南去了。

        老猫朝着马格南藏匿点奔去。烂牙仔告诉老猫,马格南经常在距离码头不远的一个调度室内,刚才发生了那么激烈的战斗都没有见到他,这会儿他十有八九是在那里。

        老猫出门后,开着那辆破面包车冲到调度室。刚到门口,一个家伙正欲拔枪,老猫抬手一枪打在了他手腕上,那人疼的龇牙咧嘴。

        老猫上前将军刺架在他脖子上问:“说,马格南在哪里?”

        悍匪指了指楼上,老猫听后,一刀扎进了他的胸口,悍匪捂着胸口倒了下去。老猫收起装备上楼而去。

        此时,在监控中看到这一切的马格南笑道:“我喜欢他。可惜,不能为我所用。”

        说完,马格南对手下一个端着德制科赫msg90自动步枪的家伙会心一笑。

        老猫猫着腰朝着二楼楼梯走去,忽然,他觉察到了一丝一样,砰的一声枪响传来,子弹打在了他的脚步,溅起一阵火星。

        循声看去,二楼左边,一个端着科赫msg90自动步枪的家伙瞄准了自己,右边站着一个端着g36自动步枪的家伙,枪口也对着自己。

        老猫知道,中圈套了!

        这时候,马格南从二楼的一个房间走了出来,他手扶着二楼的楼梯扶手,身子微微欠起,笑着对老猫说:“想不到,我们这么短的时间内又见面了。”

        老猫瞪着马格南,眼中在冒火,“是你杀了罐头和小茜?”

        马格南点点头:“对,是我干的。那个大块头的孩子眼神中的欲望太强烈了,还有那个女孩,她的眼中也充满了欲望和怨恨。你可能不知道,我一直都不喜欢充满欲望和怨恨的人,我觉得人应该无欲无求的,更不要只是活在怨恨中。所以,我杀了他们。”

        说完,马格南话锋一转又说道:“你今天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欲望和怨恨,这样很不好,因为这样也会让我对你动了杀心。”

        老猫脸上的肌肉抽动着,他指着马格南吼道:“他们眼中不是欲望,而是希望!我眼中也不是怨恨,而是对铲除邪恶的信念。”

        “说的真好,对了,你能告诉我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吗?”马格南竟然鼓起掌来。

        “我是军人,为了铲除罪恶而存在的军人。”老猫坚定道。

        马格南点了点头,“这句话说的也很好。不过,很可惜,你没有这种机会了。”

        “是吗?”老猫轻蔑地笑道。

        马格南摇了摇头,“我本以为你和其他人有区别,没想到你和那群废物一样。”说完,马格南手一摆道:“杀死他!”

        他身旁那个端着科赫msg90自动步枪的家伙正欲开枪,此时,砰的一声枪响传来,那个家伙的脑袋爆开一团血花,从二楼栽落下来,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另外一个匪徒也应声倒下。

        从门口处,两个穿着黑色迷彩服,头戴战术帽的男子一前一后跟进,手里的自动步枪不断射击。

        是水鬼和老歪,他们两个之前接到了罐头的信,本欲来参加罐头的婚礼,却不料发生这种情况。三人一合计,决定联手干掉这伙匪徒。

        马格南见状,暗骂自己大意,他立刻拔枪去打老猫,老猫却早已躲开。马格南意识到自己犯下了致命错误,对手下大喊道:“杀光他们!”

        此时,老猫组成的三人小组也开始推进,老猫也大喊一声道:“全部消灭!一个不留!”

        爆豆般的枪声不断响起,子弹横飞,三人小组交替掩护,很快清理了调度室内剩余的匪徒。

        “你们两个去解救那些女孩,我去找马格南。”老猫部署道。

        老歪一拍他的肩膀道:“小心点。”接着,两人便奔着码头四处寻找起来。

        老猫快步窜上二楼,马格南正在屋内朝着朝着弹匣里装着子弹。老猫循声而来,马格南抬手就要开枪,老猫军刺飞出,一下扎在了他的手腕上,血流不止,那把镀金的沙漠之鹰也跌落在地。

        老猫正欲拔枪,马格南却拔出腰间的廓尔喀弯刀扔了过去,他手法极准,刀打落了老猫手中的枪。

        见老猫也没了枪,马格南得意地笑道:“现在好了,我们成了在一个水平线上的了。”

        老猫捡起地上的那把廓尔喀弯刀,“今天,我要用这把刀送你上路。”

        马格南将扎在手上的军刺拔出,眼睛眯起看着老猫说:“看来我们不是一路人。”

        “你是匪,我是军人。我存在的意义就是消灭你!”老猫抡起那把廓尔喀弯刀,随手转动着。

        马格南也手握军刺,做好格斗架势。

        两人大喊一声向对方冲去,马格南虽然受伤,但用刀却极其精湛,他手舞军刺不断突刺,老猫后退几步,马格南趁机变换,军刺猛的一划,刺拉一声,将他身上的衣服划开了一个口子,胸前一道浅浅的血痕,刺刀划破,火辣辣的疼。

        老猫朝地上唾了一口,手握廓尔喀弯刀再度进攻。

        马格南把玩着军刺接招,两人你来我往,一阵刀光剑影。老猫转身一脚,马格南躲开,接着他右手朝着马格南劈去的时候,马格南本能去阻挡,老猫却一拳砸在了马格南的伤手上,这一拳将马格南砸的龇牙咧嘴。

        老猫又是一脚飞出,踢在了马格南的手腕上,将他手上的军刺踢落。马格南气息大乱,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应对,老猫一跃而起,一刀砍在了他的肩膀上。马格南大叫一声跪倒在地,老猫丢掉手里的廓尔喀弯刀,从背后勒住了他的脖子,他用力一转,只听见咔嚓一声,马格南便被勒断了脖子。

        老猫松开手,马格南软绵绵地瘫倒在地。

        此时,在码头寻找女孩们的水鬼和老歪终于在港口停泊的一艘旧货轮上,找到了这些被困的女孩。

        水鬼伸手要拉女孩们上来,女孩们纷纷后退不敢上前。老歪嫌弃说道:“去去去,你长得太吓人了。瞧我的。”

        他把水鬼推开,伸手过去说:“别害怕,我们是军人,是来救你们的,那伙坏人已经被我们消灭了。”

        女孩们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们,老歪嘿嘿一笑,一个女孩怯懦地走过来,老歪拉起她的手,把她拉出来。

        此时,不远处警笛长鸣,老猫和水鬼几人对视一眼道:“赶紧闪。”

        烂牙仔带着府警察的大部队赶到了,全副武装的警察们突进了码头,却只见到了横七竖八的死尸和被解救的女孩们。

        “这里发生了这么惨烈的一场战斗,可却不见任何人的踪迹,真是奇怪!难不成还真有罗宾汉?”警察们对着现场勘察后提出了诸多疑点。

        烂牙仔看着门口捡起自己戴过的那个迷彩头盔,摸着上面的红星笑了,他自言自语地说:“不奇怪,他们不是罗宾汉,他们是英雄。”

        尾声

        罐头和小茜被安葬在了清水镇郊外一片草地上,这里绿树成荫,临着不远处的热闹的清水镇,再不远的地方能看到远处蔚蓝的大海。

        老猫、老歪和水鬼站在坟前,老歪打开将一瓶白酒洒在了地上,水鬼点燃几根烟,竖起在坟前。老猫将自己那张五人小组的照片和罐头做的那个子弹壳挂坠放在坟前,他点上根烟笑着说:“罐头和小茜,这里符合你的设想,临着大海,有一个热闹的小镇,还有草地、鲜花等等。”

        风微微吹起,烟雾随着风轻舞。

        “罐头,没事的话找我一起喝酒。”老歪坚定地说。

        水鬼笑了笑:“对了,你没事的时候去找一下教授,你们两个可以经常切磋一下。”

        老猫弹了弹手里的烟灰,说:“罐头,对不起,我要走了,我要离开这里了。你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说完,三人鞠躬,礼毕之后便转身离开。

        车子走过清水镇街道,这里依旧热闹非凡。火锅店的位置房子已经重建了,现在,一个小姑娘在那里开了一间舞蹈室。门前,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排成队,跟着老师学习跳舞,老猫看着那间舞蹈室,脑子里浮现了很多往事,他似乎看到了小茜,还有罐头,对了,门口还卧着那条黑色的流浪狗。

        可惜,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老猫自嘲般的笑了笑。

        “大家听我说啊,以后保护费不用再交了,对!一毛钱的保护费都不用交了,我们大家一起,为清水做贡献。”

        一阵热闹的人声传来,将老猫从幻想拉进了现实。老猫循声望去,烂牙仔穿着西装站在一辆花车上,拿着大喇叭对着众人宣讲着什么。

        老猫看着烂牙仔,不禁笑了。

        上次的事情之后,烂牙仔因为报警带来了警察,成了警察表彰的英雄,他本人也接管了万坤的地位,成为清水镇新的掌舵者。

        如今,他形象大变。一嘴烂牙已被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所取代,原来的中分头换成了后梳油头,身上也丢掉了百年不变的花衬衫和白背心,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笔挺的黑西装和白衬衫。

        老猫看着他的样子笑了,他对将一个纸团朝着烂牙仔脸上弹去,正在激情演说的烂牙仔被这个纸团打醒,忽然一愣。

        他扭过头一看,一辆黑色的轿车里,似乎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老猫哥。”烂牙仔挠了挠头。车内的玻璃很快升起,看着轿车远去,他笑了,阿哈问他:“牙哥,你在看什么呢?”

        烂牙仔看着那辆黑色轿车说:“英雄。”

        “英雄?谁是英雄?”阿哈问。

        “英雄总是无名的。”

        ……

        老猫、老歪和水鬼回到了老猫的家乡。燕城依旧是那么热闹,熟悉的街道、熟悉的胡同,还有熟悉的人。

        老猫走了五年,这五年变化很多,但他还是能认出来自己家的模样。

        穿过拐弯抹角的胡同,老猫看到了年迈的父母,父母知道自己今天回来,正站在胡同口等着。

        “妈,我回来了。”老猫赶紧上前,和母亲拥抱着。

        “儿子,这些年你都去哪了?我看看,都瘦了,还黑了。”

        他父亲看着这一幕,连连摆手说:“行了行了,别站在门口唠叨了。赶紧进去,人家政委还在家里等着呢。”

        “政委在家里等着?”老猫问。

        他又看了一眼身后的水鬼和老歪,老歪和水鬼一副早已看透一切的表情。老猫伸手一拳砸在他们身上说:“好啊,你们两个早就知道政委要来对不对?”

        老歪和水鬼笑着点头,老歪说:“行了行了,兴师问罪还是等以后再说吧。咱们先去吃饭吧,我可想吃阿姨做的红烧肉了。”

        “对对,咱们去吃饭。”老猫的父母拉着众人便去了院子。

        到了院子门口,一身军常服的政委站在那里,家里还有不少亲戚,院子里摆开了一个大圆桌。

        “政委,没想到你也来了。”老猫走上前笑道。

        政委笑着说:“欢迎回家。”

        “嗯,谢谢政委。”老猫说着便示意说:“快坐吧,吃饭吧。”

        “稍等一下。有个礼物要送给你。”政委神秘的说。

        老猫挠了挠头,“还送我礼物?”

        政委拿来红色的小盒子,郑重的递给了老猫。老猫看着众人,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便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个“长刀利剑”的臂章。

        “这是……?”老猫不解其中的含义。

        政委笑道:“我刚才说了嘛,欢迎回家。不光是你这个家,也包括咱们部队那个大家庭。”

        老猫有些激动,“这……这么说,我又能回到部队了?”

        周围人都笑了,老歪起哄道:“看你那没出息的样,马尿都要流出来了。”

        大家一阵善意的哄笑,老猫抹了抹眼泪,立正敬礼道:“报告政委,长刀队员展信佳,代号老猫,请求归队!”

        政委郑重其事的换礼,接着说道:“准许归队!”

        ……

        老猫即将收拾离开部队的时候,父亲跟他进行了一番谈话。

        父亲对老猫说:“无论什么时候,家都是你的港湾。我年轻的时候也迷茫过,也错过一些东西,后来明白了,找到了回家的路。”

        老猫点头,有些愧疚的说:“爸妈,这几年我做了一些事情,有些对不起你们。今后我会尽心尽责的。”

        父亲摆摆手,说:“你不必不多言,我理解你。走的再远,知道回家就是好的。”

        老猫点点头。这时候父亲走来递给了他一封信,老猫问这是什么。父亲说:“我也不知道,是之前寄过来的。上面写着你的名字,没有寄信的地址,我们一直没有拆开,你看看是谁找你的。”

        老猫摊开信件,一张信纸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展信佳,我的朋友,你好,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我?”

        “我很抱歉,我已经忘记了你的模样以及你的很多。我在之前的一次军事行动中受了点伤,现在很多东西都记不起了。我最近做梦的时候梦到了你,有时候也会想到你,只是记得你跟我一起参加过运动会,还一起逃过课……”

        老猫看着信,脸上的泪水模糊了双眼。

        “对了,跟你介绍我的一个新朋友,老猫。他是我的战友,现在一直都在照顾着我。以前,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退伍,最近我明白了,他是为了我才退伍的。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各方面表现都很优秀。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真希望你们能够见上一面,认识一下。”

        “对了,你能寄一张照片给我吗?我在下面留下我的地址,以便让我想起来你。还有,我就要结婚了,和我最爱的一个女孩,如果你有时间,也过来参加我的婚礼吧。此致敬礼!罐头,你的朋友。”

        读完,老猫已经泪流满面,他看着窗外,看着罐头寄来的照片,仿佛他看到罐头在朝着自己微笑、招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