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斗罗之我是阴阳师在线阅读 - 第15章:烟柳湖

第15章:烟柳湖

        学校食堂。

        伴随着午饭铃的响起,整个教学楼的学生一窝蜂地冲向食堂,放眼望去,都是攒动的人头。

        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只能按照先来后到,一个个苦苦等待着排队。

        学校的饭菜分为甲乙丙丁四种。

        甲品饭菜最为昂贵,营养均衡,即便是肉食,也多是十年魂兽,甚至百年魂兽的大肉做成,营养高。

        特别是他们现在大部分人还都只是魂士,这种大补的魂兽肉,不仅可以长身体,还能促进对魂力的吸收。

        每天日积月累,在学校六年,光是这点就能领先那些平民孩子。

        再加上学校里面,贵族学生居多,所以开放的窗口也很是齐全,基本上不用怎么排队。

        而最低级的丁类饭菜,肉末都没有,白菜豆腐,清炒萝卜什么的。

        沈岸大致扫了一样,自我感觉最好吃的饭菜就是油炸豆腐了。

        勉强有点营养,配上大白米饭有油水,还过得去。

        甲乙饭菜,如果说是为贵族量身定做,那么丙丁饭菜,就是平民大多数时间的选择。

        沈岸很快就买好了自己的饭菜,有以百年野猪魂兽肉食为主的爆炒猪肝,还有十年萝卜魂兽的清香萝卜。

        配上白米饭,香喷喷。

        而他的对面,杨滨则是捧着油炸豆腐,还有免费送的紫菜蛋花汤,吃得不亦乐乎。

        沈岸耸耸肩,也没有在意。

        人嘛,都有自己的活法,他没必要在吃饭这件事情上做文章。

        沈岸吃了一半,看着已经快干完饭的杨滨,问道。

        “杨滨,我有一个疑问,你真的是出身寒门……我是说,农村,你的灿金权杖武魂,并不普通吧?”

        “嗯嗯。”

        杨滨一愣,扒拉一口豆腐,勉强咽下,说道,“对的,杨家村就是我的老家,我的武魂是变异过来的。”

        “变异?”沈岸恍然大悟。

        “嗯嗯,我爷爷说,我是一个幸运的孩子呢。”

        杨滨说起来这个,特别来劲。

        “我们家族传承了两百余年,武魂最开始只是普通的木棍,到我爷爷的爷爷时候,就变异成了拐杖!”

        “再后来,到我爷爷那一代,武魂再次变异,从拐杖变成了普通的权杖武魂,最后到我这一代,也就是我的武魂,灿金权杖!哈哈哈!”

        沈岸一时间目瞪口呆。

        传承两百余年的家族,到杨滨这一代,一路靠变异……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富人靠科技,穷人靠变异。

        那边,杨滨小手握拳,捶打在胸前,傲然一笑。

        “我爷爷说了,我的灿金权杖武魂,是我们家族传承两百多年来以来,最强大武魂。”

        “所以,我身上承担的,不仅只是我自己的好坏,还有家族的荣辱,这是爷爷告诉我的,我必须努力,然后,光宗耀祖!”

        杨滨满脸自信,说完,筷子都当作长枪耍了起来,哈哈大笑。

        沈岸一愣,淡然一笑,夹了一块猪肝放在他碗里,“加油吧,我看好你。”

        “谢谢!”

        杨滨面露惊喜,一口把猪肝夹在嘴里,眼睛一亮。

        “太好吃了吧,这就是魂兽的肉食吗?我以后也要天天吃猪肝,吃好的玩好的。”

        沈岸淡淡一笑,突然一愣,“对了,上午那人,让你试验我的血鬼术,他谁啊,你们宿舍长?”

        “对啊。”

        杨滨面露苦恼,“我们六个人一个宿舍,他们都是贵族,就我一个山村孩子,他们都排挤我,昨天晚上的时候,我都没有睡好,好烦啊。”

        “不过我发现,你跟他们不一样,至少你不会欺负我,还鼓励我努力。”杨滨呲牙一笑。

        “原来如此。”

        沈岸点着头,夹了一口清香萝卜,盯着他问道。

        “既然你这个班级孤立无援,那有没有兴趣,认我做大哥,至少,我可以罩着你。”

        简单的接触之后,他发现杨滨这个人还是可以相处的,不管是表面还是内在,认真坚毅,还有自己的想法。

        “这……”

        杨滨一愣,果然面露惊讶,“真的吗?可是,我7岁,比你大啊,不应该我当你大哥吗?”

        沈岸捂脸,“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而且,你觉得,我保护你还要做你的小弟吗?还是你觉得,你有信心斗得过我?”沈岸眉毛一挑。

        “也是啊,我打不过你。”

        杨滨一愣,看着沈岸的眼睛,坚定地点着头。

        “那好,沈哥,我认你这个大哥了,不过按照我们家乡的习俗,你要跟我结拜成兄弟。”

        “……还要结拜?”沈岸懵了。

        “那当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沈哥你吃完饭了吗?”

        “吃得差不多了。”

        “那好,跟我来!”

        很快,走出食堂的大门,杨滨挠挠头,“我们应该去哪结拜呢?”

        沈岸扶额一笑,“这是你们家乡的习俗,我,主随客便,你来决定好了,哪里都行。”

        杨滨点点头,“那好。”

        跟着杨滨在学校兜兜转转五分钟,很快,他们来到了三号教学楼,准确来说,是教学楼前的一个小湖。

        杨滨笑道,“沈哥你不知道,我出生的时候,我爸找人算过,说我五行缺水,所以给我取了一个滨字。”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平常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往河边跑,咱们学校这个烟柳湖,我昨天刚来学校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沈岸一愣,盯着眼前如同明镜般,碧波荡漾的湖面,喜不自胜。

        “确实好,真有你的。”

        河童的住处,他有安排了。

        真是意外之喜。

        “我说就是吧,哎,沈哥,咱们就在这结拜吧。”

        说着,杨滨拉着他来到了对应湖的正中央,然后跪下,满脸郑重。

        沈岸耸耸肩,也学着他的样子并排屈膝跪下,正对前方。

        初秋季节的烟柳湖,两边环绕的柳树已经散落了片片绿叶,凋零,顺着湖水的荡漾在水中漂泊。

        湖面上的荷叶下,一群群游荡的多色鲤鱼静默游过,有两个偶尔露出水面,吐出小泡泡。

        阳光洒落,微风正好。

        这边,他跟着杨滨念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很快,他们的结拜仪式就这样草草地结束了。

        杨滨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笑道,“那,沈哥,以后你就要罩着小弟我咯,我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没问题。”

        沈岸接住一片低落的淡黄柳叶,轻轻一吹,让它顺着微风飘走,笑道。

        “罩着归罩着,不过你也不能没有一点出息,凡事都靠我。”

        “你呢,也要活出自己才是。”

        “嗯嗯,我会努力的。”

        杨滨满脸兴奋,伸展着四肢,精神抖擞,“我杨滨不会拖后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