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斗罗之我是阴阳师在线阅读 - 第54章:不知火

第54章:不知火

        这一次十连抽的结果,沈岸还是相当满意的。

        把可怜兮兮的小鹿男拉到了鹿场,什么也不用管,就让他放飞自我就行。

        “哦吼。”

        小鹿男看着眼前10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伙伴们,开心地奔跑过去。

        “哦吼哦吼……”

        鹿场里一片嘈杂,其余10个小鹿男立即欢迎新同伴的加入。

        沈岸看得默默无语,但也懒得搭理他们,而是看起了新任务。

        “新的任务:正如你所想的那样迫不及待地再来一波十连抽吧,奖励:百物语屋。”

        “任务完成,奖励已发放。”

        吓他一跳。

        他还以为刚刚十连抽完,还要再来一次十连抽呢,看来自己想多了。

        刚才那次十连抽,就是已经完成了任务,至于这个百物语屋——

        【百物语屋】

        专属式神:青行灯、浮世青行灯

        最多可容纳10个青行灯。

        作用1:隐蔽气息

        作用2:突破修为限制

        作用3:提升修炼速度50%

        作用4:通过收集故事,为万物续写结局,浮世青行灯的妖力提升获得额外50%加成。

        ……

        沈岸瞅了一眼,这个百物语屋看着有两百平方米大小,而且还是双层,外表古朴,屋檐前还挂着青色灯笼。

        忍不住咂咂嘴。

        “啧,有点可惜,这样一来,孟婆好像就不能突破等级限制了。”

        这个百物语屋是属于青行灯的。

        “看来孟婆应该是和阎魔,判官,牛头马面一样,是有自己的式神环境的,只是现在还没办法获得。”

        摇摇头,也不再多想。

        既然百物语屋的第四个作用,就是收集故事,使浮世青行灯的修炼速度更快,那这个式神环境,就应该放在——

        大街上。

        似乎也可行。

        浮世青行灯,还有青行灯,看着跟人类没什么两样,只是气场比较强大而已……除了孟婆。

        这样一想,沈岸当即道。

        “灯姐,你……”

        欸?不行。

        沈岸抬头一看,日落黄昏,等他赶回学校,星星都要上班了。

        明天又是星期一。

        “这样吧,灯姐,你这个小队,就叫做摄魂小队,你是队长,孟婆是副队,赤橙黄绿青蓝紫青行灯,是你们的队员。”

        “这个,因为个人原因,就不和你们闲聊了,这个百物语屋你拿着,先在森林里找个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

        “等下个星期,我再过来,你们要小心别被其他人发现。”

        把百物语屋模型递给了浮世青行灯,沈岸也没有再停留,摆摆手,飞快地离开了。

        “有意思的孩子。”

        浮世青行灯盯着沈岸的背影,把玩着手里的百物语屋模型,淡淡一笑。

        而那边,沈岸坐上马车,回去学校的路上,打开了任务栏——

        “新的任务:你是不是忘了,这次还剩下一张神秘的符咒,使用它,奖励:新的系统商品。”

        “呵呵,估计又是小鹿男。”

        沈岸挠着头,这也才想起来买完符咒大礼包,还剩下一个。

        只是十连抽习惯了,间接性失忆,所以经常遗忘多出来的这张符咒。

        沈岸掀开窗帘,看着暮色下逐渐远去的森林,本来打算拐回去,但仔细想想,反正在学校这么长时间,他也知道不少隐秘地方。

        隐藏一只式神,还是可以的。

        回到学校,吃顿饭闲逛的功夫,就已经是满天繁星。

        脚踏松软草地,目及星空万里,散步的时间,沈岸不觉地来到了烟柳湖,召唤出来了天剑韧心鬼切。

        “小鬼切,出来巡逻。”

        “唰”一声,手握韧心的小鬼切冒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沈岸即便现在11岁,也比天剑韧心鬼切高了半头。

        谁让他是小鬼切呢。

        沈岸愣了一下,走过去,揉了揉小鬼切的冷着的小脸蛋,笑道。

        “看你这么可爱,总是叫你鬼切也不合适,我给你取个名字,奶切!”

        “奶切,在附近巡逻,看见闲杂人等告诉我。”

        鬼切扯扯嘴角,垂下眼眸,面露无语,转过身,“唰”一声拔出长刀,在烟柳湖周围敏锐地观察了起来。

        事实上,沈岸的担心有点多余,星期天的学校,不管是教职工,还是学生,都并不多。

        但安全起见,还是要做好巡逻和安保措施。

        这样的奶切,就适合当贴身侍卫。

        没有感情,单体输出爆炸,偶尔还可以调侃一下。

        发现没什么异常情况之后,沈岸才取出来多出来那张神秘的符咒。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不论是十连抽,还是上次单抽,总有小鹿男横插一脚,开始捣乱。

        现在,他就要替天行道。

        沈岸嘿嘿一笑,来到烟柳湖的湖边,然后在符咒上画了一个爱心图案,猛得向湖中心扔了出去。

        小鹿男,接受制裁吧。

        “哗”一声,被扔出去的符咒在湖面爆发出一片璀璨金光,隐约之间,打开了一扇虚无之门。

        “召唤动画……看来果然是小鹿男……”

        话音未落,沈岸猛得瞪大眼,感觉到一些不对劲。

        摇曳闪烁的星空之下,不觉何时,已经万籁俱寂,湖波微漾。

        “沙沙……”

        似乎是什么扇动翅膀的声音。

        湖面上,一蓝一红,两只燃烧着微光火焰的蝴蝶先后出现。

        渐渐的,整个湖面,愈来愈多的蓝焰和火焰蝴蝶出现,仿佛星河倒入湖水,呈现出璀璨交织的画面。

        醉后不知天在水,

        满船清梦压星河……

        看着这一幕,沈岸直感觉自己身上的肾上腺素达到了巅峰……

        蓝红火蝶在半空交相辉映,各成一半,随后幻化出两把蓝红模样的扇子,周围的仿佛荧光的火蝶,在逐渐向两把扇子的中心处汇聚。

        两把扇子仿佛充满了生命般,摇曳生姿,随后幻化出一个少女的轮廓。

        “唰。”

        万千星火从湖底飞出,仿佛夜放花千树的孔明灯,汇聚成星火满天。

        一身水蓝色纱衣,长发摇曳接近脚踝,白皙的肌肤,青丝如瀑,承载着绝美容颜,于星火处睁开双眸的不知火,彻底现身!

        “感谢获得SSR式神,不知火!”

        “吸溜!”

        沈岸激动的眼泪从嘴巴里流了出来。

        朝思暮想,整整五年。

        他终于迎来了梦寐以求的老婆大人,不知火!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一切都变得无处安放了起来。

        “啊!”

        就在沈岸激动得不能自已之时,一声美女的惨叫将他彻底拉回现实。

        不知火刚刚出现,就发现自己在湖中心,一个猝不及防,脚底下一空,就栽了进去!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阿离,我来了!”

        沈岸大惊失色,这才想起来他是把神秘的符咒放在湖中央的,当即发动疾跑,血鬼术,化身风神,以此生最快的速度猛冲而去!

        此刻,待在烟柳湖之中的河童也发现了坠落湖水的不知火,眨眨眼,当即冲过去,“小心点,我马上来!”

        “走开!”

        沈岸大吼一声,一头栽进湖里,把老实巴交准备冲过去的河童踹飞,迅速游了过去。

        “哗哗”两下划水声,沈岸就已经抱住了湖水之中,一身湿衣诱惑的不知火,一张俊脸迅速涨红。

        “谢谢。”

        不知火咳出一声水,长睫毛,留海沾着水珠,绝世容颜,再加上空灵如泉水叮咚的声音,让抱着她上岸的沈岸差点原地飞升……

        这些年,不论是小舞,还是比比东,胡列娜,亦或是没有见过面的朱竹清,宁荣荣,千仞雪……

        他从来都没有心动过。

        但是唯有此刻,他心脏砰砰直跳。

        甚至要跳出来的节奏。

        啊啊啊,没错了,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老婆大人。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远赴人间惊鸿宴,

        一睹人间盛世颜。

        就是眼前的场景没错了!

        沈岸勉强克制住激动的心情,脸红得可以泡一个茶壶,笑道。

        “你,没事吧。”

        “还好。”

        不知火撩起耳边的一缕青丝,微微点着头。

        “那就好……”

        沈岸有点尴尬,本来他是想把小鹿男整进湖里的,谁知道……

        单抽出奇迹。

        奈何他就是欧皇的命,他也没办法啊。

        沈岸站起身,“先跟我来,这里容易被人发现。”

        刚才不知火出来的异象,又是星火满天,又是夜放花千树的,肯定会有巡逻保安注意到。

        “好……”

        不知火微微犹豫,似乎也察觉到什么,跟在了他后面。

        湖水里,水花荡漾,河童一脸天然呆地探出头,看着两人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