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真界旅游日常之度日如年在线阅读 - 第20章 意料之中

第20章 意料之中

        听二哥这么一说我沾沾自喜的说到:“还是二哥明鉴!小铃你别担心,要是再遇到司马文那老色批,我叶良辰定有一百种方法让他生不如死!”

        话刚说完小铃就看着我说到:“嗯!谢谢良辰哥哥,小铃没事的!”

        小铃这误会把娜拉笑的不行,大哥也不解的说到:“三弟啥时候改名换姓了?”

        我:……

        娜拉却说到:“大哥你别误会,他那只是表达的一种方式而已,没有改名也没有换姓!”

        接着娜拉又对小铃说:“小铃妹妹,他不叫叶良辰,你也不用管他叫什么,以后你就喊他三哥哥就行,叫我五姐姐或者娜拉姐姐都行!”

        见小铃点点头喊了她一声五姐姐,娜拉又给她介绍了大哥、二哥和霜儿!

        霜儿听小铃喊了她一声四姐姐摸了摸小铃的头说:“真乖!”

        随后又看着我和娜拉说到:“唉!不过话说回来!霜儿倒是很想知道三哥和妹妹是怎么骗过司马文那老头的,怎么他还就真信了三哥说的话呢?”

        大哥和二哥见状也来了兴趣说愿闻其详,娜拉却指着我推辞说到:

        “这你们还得问他,我就只是个出主意的,后面的那些忽悠司马文的都是他想的,我只不过是配合他演而已!”

        娜拉这一说,不仅大哥他们看着我,连小铃也来了兴趣!

        于是我有些勉为其难的说到:“这个……说来话就有点长了,其实我之前开玩笑说娜拉只是个跑龙套的,我才是主角这点虽然不假,但娜拉在一开始也表现的非常突出,特别是她越级打飞司马文女徒弟的时候……!”

        这时小铃开口说到:“五姐姐那么厉害啊?虽然小铃看不出司马文那女徒弟的修为,但听有人说她已经到了凝神镜了,凝聚了神识!而小铃看五姐姐和我差不多?也就是说足足差了两个大境界!”

        我开玩笑的说到:“那是当然,你五姐姐可是个土豪,听三哥的以后抱紧她的大腿准没错!”

        小铃听了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这时娜拉敲了一下我的头说:

        “别带坏小孩子!”

        于是我只好摸着头说到:“哈哈!言归正传,小铃说的没错,正因为娜拉这样的出众的表现,也动摇了司马文的心!

        你们想司马文是他徒弟红衣女子带来的,那红衣女子肯定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我们这边的情况,司马文一个元婴高手想必是信心十足的以为,我和娜拉只是身怀异宝的下位修真者,这要怎么说呢?因为之前我们和他的女徒弟对峙的时候,我和娜拉一直都没有出过手,即使我展示了能使用纳戒,但至始至终我都没动手!这些情报红衣女子肯定是毫不保留的和她师父司马文说了,所以司马文应该是赌我的修为也只在凝神镜,因为和她女徒弟一比我不就没有出手的份了吗?

        不过他机关算尽的是,没想到娜拉一出手就让他对已知的情报产生了怀疑,于是他忽略娜拉的威胁开始打量我,为什么要忌惮我呢?因为他能看透娜拉的修为,即使娜拉再厉害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我就不一样,他看不透我的修为!当他准备试探我的时候,娜拉刚好挡在我们中间,我一看机会来了就开始忽悠那老色批说,娜拉是我的小药童!

        其目的我有两个,一是抬高我的辈分,二呢这辈分抬高了,娜拉身上有仙丹的情报,自然而然的就会落到我身上!那我忽悠起来不是更得心应手了?谁会去得罪一个炼丹师呢?而且还是一个他元婴期修为都看不破的炼丹师,再者我一副对他不屑一顾和娜拉对我毕恭毕敬的样子,让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我了!

        这里得表杨一下娜拉的临场反应,要不是她机灵的对我言听计从,我的计划可能还会有所变动,来!为我们的最佳龙套演员得主娜拉小姐鼓掌!”

        这里我就开个玩笑,谁知大哥他们还真给娜拉鼓掌了,结果我后脑勺又挨了娜拉一巴掌!

        接着我继续说到:“刚才开个玩笑,嘿嘿!咱们继续说接下来的!司马文忍不住开口问我是哪位圣人,虽然当时拿下他是十拿九稳的事,但一听问我说是哪位圣人,我哪知道有那些圣人,再说他这么问搞不好他都知道圣人的名号,我要是说错了岂不是露馅了!

        但为了压制他又不能不说,而且说还不能随便说个比他高一点点的,搞不好他还会心存侥幸以命相搏,那不就前功尽弃了嘛!所以我想到以前看过的书里有这样一个设定,那就是半步一说,也就是一只脚踏入了那个境界,但没有达到那个境界,想想其实也挺厉害了!”

        “所以三哥你就想到了半步圣人,让他无法判断真假是吗?”

        听霜儿这么一说我拿出一颗圆型巧克力说到:“嗯!霜儿真是聪明,来奖励一颗糖!”

        看到小铃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我给霜儿巧克力,我又拿了一颗给她说:

        “小铃也有,长的可爱也有糖吃!”

        娜拉见状鄙视的说到:“哇!你个死萝莉控,离小铃远点!”

        说罢还把我故意推一边,我懒得跟她计较,毕竟可爱即是正义!随后我也问大哥和二哥要不要巧克力,二哥倒是欣然接受了,唯有大哥说是吃不来我这好东西,那我也不勉强,说实话我第一次吃巧克力也是觉得难吃,不过日常生活接触多了,后来发现巧克力也挺好吃的,慢慢的就喜欢上了,大哥之前吃过一次就拒绝吃第二次,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他就这么错过了享受美味的机会了!

        完了我继续说到:“不过即便我还故意说是隐修,来进一步影响了他的判断,但司马文那老色批终究不是省钱的料,在我准备反攻吃定他的时候,他也拿身后的背景压我,所以为了给他吃颗定心丸,告诉他今天只能吃哑巴亏的时候,我以噬魂刀为诱饵,让我在不出手的情况下,让他放弃心存侥幸!

        而且我还为了不让他破釜沉舟,特意给他留了一条活路,用身上的宝物换命,万幸的是那老色批惜命的很,为了在不得罪我的情况下出手试探我,结果却进了我的套路里!哈哈!

        我让他使出全力,他倒是一点都不含糊,想一招把我拿下,还好我的神器也不是纸糊的,抗下了一个元婴初期高手的全力一击,至此是他想后悔逃走也没办了,且不说他依旧心存侥幸的全力一击以失败告终,然后用尽了灵力如何逃走吧?就算是他全盛时期在半步圣人面前逃走也只是找死!当然这都得基于我是半步圣人,然而我并不是,所以我才引导他赌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老前辈,这样也就避免了我出手的机会,同时也避免了他跟我死磕逼我出手!”

        说到这霜儿若有所思的说到:“所以说他要是逃走了你不也没办法嘛?”

        我一听霜儿这话故意逗她说到:“把我刚才给你的糖还来?怎么刚夸你聪明来着,这会儿脑子又不灵光了?”

        见霜儿赶紧把巧克力含嘴里,我笑着说到:“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看把你急的!他不会逃走的,你知道他为什么不会逃走吗?”

        霜儿想了想说:“阔(可)能是塔(他)抬(太)烫(贪)了!”

        我点头说到:“嗯!就是如此,我们想问题不能只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同时也要从对方的行为来判断,从他的角度来看他只是被我忽悠的半信半疑,他看不透我也没见我出手,又因为娜拉的突出表现让他有所忌惮,总之他就是既不想贸然出手得罪人,也不想轻易放弃到嘴的鸭子,是个十足的贪心鬼!不过说实话要不是他把责任全推给他的女徒弟,我估计只会把他忽悠走,也不至于让他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说万事要退而求其次,切不可贪婪!

        我一拿出丰厚的筹码就让他忘乎所以,你说不坑他坑谁?他只要哪怕有丝毫放弃贪的念头,扔下一件宝贝立马逃命,也不至于往坑里跳,把自己输个精光你们说是不是?”

        他们听我这么一问连连点头说是,不过我还是提醒大哥他们说到:

        “大哥、二哥以后出去机灵点,打不过就溜别像之前那样硬抗,要学会扬长避短懂吗?”

        大哥听了一愣,二哥见状说到:“咋还又说到我们头上了呢?”

        接着娜拉说到:“还不是因为大哥、二哥你们之前遇到司马文不会拐弯,记住以后凡事要三思而后行,不可义气用事!”

        霜儿见大哥和二哥小鸡啄米似的的点头,不由的把脸转向另一边,生怕我和娜拉也说她,可是该来的总会来,谁也逃不掉!结果还是被娜拉说教了一番,毕竟他们三个差点因为我们丢了性命,虽然为人特别讲义气,但同时也看出这三小只是脑子真的不太灵光,不开导一下我们又怕他们干什么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