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真界旅游日常之度日如年在线阅读 - 第110章 赐字!子魁!

第110章 赐字!子魁!

        小词听了点点头,便带着花知语先走了,我这边和娜拉一前一后带花知语她们三人过去,可能是不习惯吧!花知语和花芯芮显得很不自在,像他们这种世家家主,应该不会和佣人一起吃饭的!至于花知落和冰儿一点都不拘谨,边吃还边夸厨师菜做的好,由于话太多还被花知语说教了一番,表示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晚饭过后,她们四人也没做过多的停留,无非就花知落又嘱咐了几句,让我不要忘了自己的承诺!这说好的报恩的,怎么感觉自己又当工具人了呢?待送走大嫂她们之后,一群人就围着我说好紧张!

        我有些不解说到:“紧张什么?又不是没来过客人?钱老板不是经常来蹭饭吗?”

        柔儿说:“那不一样,公子有所不知,在盛月城里花家可是权倾一方的存在,如今天道宗走了,那盛月城不就是花家说的算吗?现在公子还请到花家两位祖母来吃饭,这大伙儿跟着公子心里也踏实!”

        这我还真知道,不过听柔儿这么一说,果然想让他们信任我单是有钱还不行,他们要是知道厨娘中还有一个是知县夫人,那不得崇拜死我?

        这么想着我故意打趣说到:

        “怎么的?之前跟着我心里不踏实吗?”

        一群人摇头晃脑的有的说不敢,有的说踏实,把我逗乐了!不过见姣珠出来倒水我说到:

        “行了!我知道了,都去忙自己的吧!散了散了!”

        围着的人一听这话,行礼后都散了!我见姣珠准备回去喊住她说到:

        “珠儿!你过来!”

        姣珠小跑到我身边问我说:“公子!有事吗?”

        “嗯!你和颖儿怎么没有来吃饭?是颖儿病情又加重了吗?”

        姣珠回答说:“没有没有!公子不用担心,小姐已经好多了,刚还让我回去的时候给她带吃的呢!估计明早就没事了!”

        “哦!那行,你去吧!现在厨房那边的应该还有人,记得把自己的也带上!”

        姣珠听了点点头高兴的一转身就和张大彪撞个满怀!我下意识的说了句小心,张大彪也连忙扶住往后退的姣珠,说实在的姣珠的个头太小了,她和大彪站一起的话有种反差萌!大彪见姣珠站稳了立马松手说到:

        “对不起!珠儿管事,是我太不小心了!”

        姣珠一脸娇红的抱着木盆说了句没事就跑了,想来是不好意跑人家怀里去了!

        大彪见姣珠跑了这才对我点头说:“东家!”

        我点头回应,见他右手捂着裆我说到:“没事吧?”

        应该是刚才被姣珠抱着的木盆撞到下怀了,我就搞不懂了,这女孩子为啥要把盆抱怀里呢?

        大彪尴尬的笑着说没事,说完感觉不对又说到:

        “不不不!有事,东家你不管管他们吗?”

        “什么?”

        大彪回答说:“就是他们整天外出喝花酒的事啊!这会儿他们又打算出去了!”

        “所以你来打小报告?”

        大彪一时语塞,我接着说到:“话我只说一遍,他们听不听是他们的事,只要我花钱请他们做好他们分内的事就行,出了事我会酌情承担!怎么你不去吗?”

        大彪摇摇头说:“我打算攒点钱娶个媳妇过日子!”

        “嗯!你会如愿以偿的,坚持做自己就好!”

        大彪听了说:“哎!东家说的是!不过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东家这样脾气好的,要是换了之前那些东家,他们早就挨板子了!”

        张大彪这人说实话可以,块头大人也老实,性格和外表相符!关键是他有自己的想法,不会人云亦云,来和我说这事也不是什么打小报告,单纯的就是想让我管管他们,毕竟大彪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不希望他们就这样吃喝玩乐下去!

        大彪见我不说话准备离开说到:“那我退下了,东家有什么事再喊我!”

        “有事吗?”

        大彪摇摇头说:“没事!只是见东家再想事情,不便打扰您!”

        “哦!没什么,刚才只是走神了而已!没什么事的话陪我走走呗?就当是饭后散散步!”

        说完我就后悔了,我脑袋抽的没事邀请个糙汉子散步?

        “唉~”

        见大彪欣喜的样子,我也不好把刚说出去的话又给噎回去!就这样他跟在我身后,我们散步在宅院里,我见他一直不敢和我并排走,示意他走在我右边的时候,他才和我并排而行,这画面我都不敢想象!

        开个玩笑说正事,我问大彪说:“大彪啊!今年多大了?”

        大彪回答说:“回东家,我今年二十过五了!”

        嗯!这年纪在这边的来说还没结婚算是大龄了,只不过没想到他这个头竟然比我还小!

        “有没有意中人或是在宅里看上的!”

        大彪弯腰行礼说:“没有!小的也不敢!”

        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大礼搞懵了,问他说到:

        “怎么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何况这男欢女爱之事实属人之常情,怎么就不敢了?”

        大彪解释说:“院子里的以后都可能是未来的夫人,小的怎敢妄想!”

        真看的起我,这里的姑娘不说七十二妃,也有三宫六院,他这是把我想成什么了?

        “哈哈哈哈!那你就想多了,我不是还你们自由了吗?如今你们在我手下做事,不都是你们自愿留下来的,又或是别无去处,但有这种想法实属不该啊!大彪!”

        张大彪一听明白过来,跪下来磕头说:“是小的妄言,还请东家责罚!”

        我眉头一皱说到:“起来吧!知道就好了,下不为例,还有以后不准在我面前自称小的,要用我!知道吗?”

        大彪抬头说到:“知……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起来?要我扶你吗?”

        大彪听了立马站了起来说到:“怎么敢劳烦东家!”

        看他挺识趣的,我又笑着说到:“别紧张!我和你之前那些东家不一样!来跟我说说这宅子里你看中谁了?只要对方愿意,我做……额!敢问令尊令堂现在何处?”

        大彪说:“回东家,我是从小被父母卖给有钱人家做佣人的,那时闹饥荒,虽然多有不舍,但父母说做佣人总比饿死强!现如今我跟着前任东家来到了这里,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

        “你有没有去找过他们?”

        大彪点头说:“找过,但毫无音讯!”

        “那还想不想再去找找他们?兴许……!”

        大彪摇摇头说:“不了,当初他们把我卖给别人就是想让我活下去,现在我活的好好的,还遇到了这么好的东家,即便百年之后见到他们,我也能告慰他们的一片苦心!”

        这觉悟?怕是读过书的人也没这么高吧?想想这什么时代?兵荒马乱的,到处天灾人祸!找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找不找得到先不说,搞不好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所以说就他这想法我很赞同!

        “嗯!想法很周到!大彪啊!要不我赐你个字吧?”

        大彪疑惑的说到:“东家这是为何?”

        “不为什么!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吧?”

        大彪慌忙解释说:“不是,不是!东家赐字那是对我的恩惠,只是我目不识丁,配字实属有些不雅!”

        “你管那么多?以后你就叫子魁,孩子的子,魁梧的魁,不知道就去跟李夫人去学,这学习的事什么时候都不晚知道吗?”

        大彪高兴的回答说:“是是是,谢东家赐字,张大彪?张子魁?感觉就不一样!”

        “你喜欢就好!以后我不在的时候,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他们,特别是女眷们,不要有大男子主义知道吗?只要在我这宅子里,人人都是平等的,我不希望出现男人欺负女人的事情,一发现给我往死里打!当然你情我愿的的就不用管,所以子魁啊!”

        “我在听!东家!”张子魁回应说!

        “你有没有看对眼的?只要她愿意,我做主给成个家如何?”

        张子魁摇摇头:“没有!不过还是谢东家美意!”

        “你确定?别不好意思说!”

        子魁回答说:“确定!东家都待我这般了,我还有什么不好意说的呢?”

        “也罢!就这样了,记住我说的,我偶尔会离开这里出去办事,时间也可能各不相同,但你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宅子,以后它也是你的家!”

        张子魁柔了柔眼睛带些许哭腔说:“请东家放心,我一定不负东家所托!”

        看着渐渐来临的夜晚我嘱咐他说:“嗯!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见他点头回应我接着说:“去吧!没事了,去帮忙把灯点起来!”

        张子魁听了后退三步转身就去帮忙点灯了!不一会儿天也黑了,我也不知道干嘛!之前在那边的时候,下班了还可以打打游戏追追剧,在这边啊!一到晚上就发愁,想着还是回去睡觉吧!

        翌日!我还没起床就听有人在门外嘀咕,开门一看好家伙,都围上来想让我赐个字,还问我为什么给大彪赐字!

        我解释说:“没什么!就是看他老实,有责任心,没事不会随便去喝花酒而已!把护院的事交给他我放心!”

        男的一听都沉默了,我看效果挺好的于是在加把劲说到:

        “来!唉~姑娘们最近表现的都挺好,我一个一个的给你们赐字,领到字以后不知道的去跟厨娘学啊!”

        姑娘们一高兴都排好队,一个一个的上前听我给她们赐字,事先我都想过了,男的子字辈就行,女的琴棋书画莺歌燕舞都得有,没办法我就是偏心!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