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殿下他对我图谋不轨在线阅读 - 第284章 双喜临门

第284章 双喜临门

        第284章双喜临门

        辰时二刻。

        这是钦天监重新推演出来的吉时。

        比先前的寅时三刻晚了近两个时辰。

        这还是多亏了他们小皇子,迫不及待的就要跟自己父皇打招呼,所以没怎么折腾人,才在两个时辰内顺利出生。

        秦昊。

        新帝二子,未来大靖战场上赫赫有名的战神,横扫周边列国,生于嘉靖元年,嘉靖帝登基正式那日。

        这日,对新帝而言,可谓是双喜临门。

        产房里,

        陈福林浑身被汗水浸湿,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稳婆和宫女们正在清理着,她看见枕边放着的这个小小的包袱,眼底笑意柔和。

        “原来你还知道心疼人啊,我还以为你只会折腾你娘我呢!”

        她伸出手,戳了戳他无意识吐出来的泡泡。

        突然,闭着眼睛的婴儿睁开了葡萄似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诶!不愧是小皇子,瞧瞧,这么快就睁眼会听声儿了!”

        稳婆见了直夸,虽然有些夸张的成分,但说的确实是大实话。

        她接生过那么多孩子,有的要生下来两三天才会睁眼,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才会听声儿嘞!

        陈福林笑了笑,让锦云给稳婆包个大红封。

        “有劳您,回头让小金子亲自送您出去。”

        这稳婆不是太医院的,太医院也有专门给宫里贵人接生的产婆,但是这位稳婆是殿下半个月前从外面请来的。

        稳婆“哎哟”了一声,直呼自己好福气,末了又教给了这位贵主儿一些产后和带孩子的事情,这才被送走了。

        太庙。

        百官们没等来新帝,却等来了太上皇。

        太上皇站在列祖列宗面前,一把鼻子一把泪地说了自己当皇帝这些年,多么多么夙兴夜寐,多么多么废寝忘食,把国家治理得多么多么富强。

        百官:这些昨天您不是都已经告诉先王们了吗?

        太上皇:哦,已经说过了?

        那我说点新鲜的吧!

        于是,太上皇又开始说自己多么多么含辛茹苦,给大靖培养了下一代明君。

        他重点不是新帝多么多么能干,而是自己这么多年一把屎一把尿的养育了新帝,连他启蒙都是他这个做父皇亲自启蒙的,新帝小时候病了都是他衣不解带照顾着……

        本来是为了拖延时间,结果说着说着,太上皇自己就把自己感动了。

        鼻涕眼泪一把,怎么都止不住。

        百官们都绝望了。

        太上皇自从决定要禅位开始,一天比一天不可理喻!

        不过——

        刚刚太上皇说的那些好像也都不是假的。

        就是果真是这样的话,太上皇他老人家确定老秦家的列祖列宗以后不会把新帝那位在他成长过程中毫无作用的亲娘给踢出祖坟吗?

        想是这么想的没错,但不妨碍百官们配合着陛下的作戏,跟着抽泣几声。

        “太感动了,咱们太上皇真是太伟大了。”

        “是啊,上能治国平天下,下能齐家养育了如此惊才艳艳的新帝……”

        “如是斯人,简直亘古未有之!我等何其有幸,恰逢此圣明之君王啊!”

        “是极是极!”

        *

        于是新帝到太庙的时候。

        就听见整个太庙里时不时传来抽泣声,殿内更是传出了他父皇的嚎啕大哭。

        新帝:“???”

        还是礼部的官员反应快,赶紧上去跟太上皇说道:

        “太上皇,陛下到了,陛下十分感念您的养育教导之恩,想亲自歌颂您的功绩呢!”

        太上皇拭了拭眼角,转头问道:“当真?”

        他那大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孝顺了?

        他不坑他老子我就谢天谢地了!

        连好好儿都登个基都登不明白,还得让他老子给他收拾烂摊子……

        新帝眼神淡淡的看了眼那个自以为机灵的礼部官员,记住了这张老脸。

        “父皇且先歇着吧,儿臣要诵读祭文了。”

        这祝文一般是礼部官员诵读的,这会儿倒好,直接推给他了。

        太上皇一感动,那刚刚收回去的老泪差点又出来了。

        “好好好,我儿至纯至孝,把大靖交到你的手里,父皇才放心呐!”

        新帝:并不觉得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是您老人家开心就好。

        而后,庄重而雄浑的声音响起,新帝开始向上天和列祖列宗祭拜,念诵祝文。

        祝文是陈家那位满腹经纶的四舅兄写的,确实如礼部官员所说的那样——

        于公,歌颂了嘉裕帝毕生的显赫功德。

        于私,感谢了嘉裕帝对新帝的养育之恩。

        太庙的祭告仪式结束后,太上皇是被人扶着上了御驾的。

        新帝还要去接受百官们朝拜,接过玉玺,然后颁旨昭告天下。

        晚上还要宴请列国使臣,接受他们的道贺。

        唉:-(

        当皇帝真累啊!

        幸亏他脱身早,现在能跑能跳的,以后还能有几十年逍遥快活。

        不跟他父皇似的,把自己熬得油尽灯枯了,还要死在龙椅上。

        已经完成自己的任务的太上皇一脸轻松,毫无形象地躺在自己的御驾里如是想着。

        “小路子,快给朕擦擦汗,今儿为了这个臭小子,朕是除了牛鼻子老劲儿了。

        要不是看在我小孙孙的份上,朕才懒得管他!”

        路公公拿起帕子就给太上皇擦着脑门子的汗,闻言还笑道:

        “太上皇,这民间有句话啊,叫做‘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您和陛下啊,那不也是血浓于水的亲父子嘛?”

        “再说了,说句僭越的话,老奴虽是个阉人,可这些年陪在您身边,看得多了,那是再没有别的天家父子有陛下跟您的关系亲厚了。”

        不说先帝爷那会儿,就是现今太上皇的六个儿子,除了陛下,又有谁在还没继承大统的时候就敢跟太上皇叫板呢?

        刚刚太上皇那声泪俱下,含辛茹苦的慈父形象,那是闻者落泪听者感怀,路公公觉着,没点真事儿那也演不出来这模样。

        后半句话太上皇选择性没听着,只是听了那句“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觉得很是认同。

        “可不是嘛!都三个孩子的爹了,登个基都登不明白,还得他老子我出马!”

        一天天的,

        净让他这个慈爱的老父亲操心了!

        路公公:……

        啊对对对!

        啊是是是!

        太上皇您说的都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