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魔降临在线阅读 - 035,惊怖神尊,宇光挪移令

035,惊怖神尊,宇光挪移令

书迷正在阅读:九谕公主能有什么坏心思
        “长生不死?”

        倪昆眉头一扬:

        “你能给我?”

        威远伯世子双眼已不见半点眼白,化作一片漆黑。

        其低沉威严,?律古怪,充满蛊惑之意的声音,在石窟之中隐隐回荡:

        “吾乃惊怖神尊。膜拜我,供奉我,许你长生!”

        惊怖神尊?

        苏荔低呼一声:

        “人神混居的上古时代,诞生于众生最初的恐惧之中,以惊为食,以惧为力,散播噩梦与死亡,主宰众生恐惧的惊怖神尊?”

        威远伯世子神情威严,声线低沉:

        “不错。吾正是恐惧主宰,惊怖神尊,膜拜我,供……”

        “可你不是早就死了吗?”

        苏荔语速飞快地打断他的话头:

        “传说你试图布置一场大祭,将所有人族拉进恐怖噩梦之中,逼迫人族举族信奉于你,惹恼了人族最初的炼气士们,结果被炼气士们活活打死,传首八荒……你怎么又活了呢?”

        “……”

        好不容易营制的威严气氛,被苏荔一通大实话搅得荡然无存,自称“惊怖神尊”的威远伯世子脸上,闪过一抹阴沉,语气变得森冷无比:

        “神尊驾前,小小女婢,安敢无礼?跪下!”

        层层叠叠的回音声中,无形异力向着苏荔席卷而去。

        然而倪昆侧移一步,挡在苏荔身前,那无形异力冲击到他身上,便如雪遇骄阳,荡然无存。

        “旧时代的老鬼,就不要大言不惭了。”

        倪昆背负双手,眼神漠然,“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折辱。”

        “就是。区区一个被我们炼气士先祖大卸八块的倒霉鬼,有什么好神气的?”

        苏荔自倪昆背后探出头来,冷声道:

        “我这双膝盖,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教主,就你,也想要我下跪?白日作梦。”

        惊怖神尊眼角微微一抽,漆黑双眼凝视倪昆,沉声道:

        “你难道不想长生不死吗?”

        “长生不死,我当然喜欢。”

        倪昆轻轻一弹指:

        “但我的长生,我自己修行。不需要你这种过时的老鬼恩赐。”

        惊怖神尊冷哼一声:

        “无知小辈!拒绝神的恩赐,你……”

        “你是不是不能打?”倪昆忽然开口,打断他的话头。

        “……”惊怖神尊神情一滞,眼神微微一闪。

        “难怪这么多废话。”倪昆淡淡道:“要么,你老实告诉我,你为何会复苏;要么,我打死你。二选一,你的选择是什么?”

        惊怖神尊满面羞恼,怒喝:

        “大胆贱种……”

        嘭!

        倪昆一指点出,指尖按在惊怖神尊眉心上,将其眉心按出一个不见血的凹痕。

        眉心虽只见凹痕不见血迹,但指力已然贯颅而过,在惊怖神尊后脑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血肉汹涌喷出,惊怖神尊头颅乍看完好,整个脑壳已然只剩一副空壳。

        “老鬼就该在坟里好好躺着。”

        倪昆淡淡说着,一把拔出钉在威远伯世子胸口的长剑,手起剑落,将其首级斩下。

        误打误撞完成了任务,得带着这颗头颅,给长乐公主作个凭证。

        相信以皇家的手段,当能检测出这颗头颅当中,神秘力量的残留。

        “死了?”萧忘书一脸错愕:“堂堂古神,就这么死了?”

        “惊怖神尊早就死了,复苏的应该只是它一缕残魂,也不知用什么手段苟活到了现在,附身蛊惑了威远伯世子,利用他抓人血祭,恢复力量,可惜运气不好,抓到我和教主,一头撞上了铁板。”

        苏荔笑道:“这老鬼才复苏三个多月,弱得很,也就只能玩些幻象唬人,压根儿没有动真格的实力。”

        刚说到这里,惊怖神尊的声音,又自四面八方轰然传来,回荡在石窟之中:

        “无知小辈,当初你们人族的炼气士先祖,都没能彻底磨灭本神尊的神魂……区区凡人,也想弑神?

        “这次算是你们赢了,但时代洪流不可阻挡,终有一日,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声音渐渐微弱下去,终至微不可闻,不知是躲了起来,还是逃走了。

        “竟还没死!”苏荔脸色一白,靠近倪昆,一脸紧张地四面环顾:“教主,怎么办?那老鬼竟还活着……”

        怎么办?

        倪昆也没有办法。

        如果对方有实体,或是像“苍白鬼手”一样,目标明显,他还能应对。

        可是现在那所谓的惊怖神尊,根本不知道去了哪里,倪昆虽强,也只是肉体凡胎,尚未修出真气,炼就神通,对这种不敢与他碰面的邪祟,还真有点无计可施。

        “莫担心,惊怖老鬼实力低微,又失了附体的肉身,必然元气大伤。就算没死,短时间内,也无法卷土重来了。”

        倪昆意态从容,波澜不惊,语气之中,蕴含强大自信:

        “我能斩它一次,就能斩它第二次。下一次,若再敢出现在我面前,必教它形神俱灭。”

        说罢,倪昆环目四顾,就见石窟之中,那些活动的狰狞尸体,统统安静下来,变成了真正的死尸。

        而人骨祭坛,以及祭坛上的雕像,也咔咔碎裂,转眼化为一堆碎片。

        祭坛与雕像碎裂之后,祭坛原址处,出现一条密道,有清新湿润的气流,自密道口涌出,吹入石窟之中。

        出去的通道出现了。

        不过倪昆并未急着出去。

        他在威远伯世子,以及剑奴尸身上搜索一阵,找到了一副写满蝇头小楷的丝绢,以及一枚巴掌大小的黑铁令牌。

        从威远伯世子身上搜出的丝绢,上面写的都是一些膜拜惊怖神尊的祷词,以及如何布置祭坛、祭礼,如何向惊怖神献祭,获取恩赐的方法。

        唯一一门与修行相关的冥想功法,也是要先由惊怖神尊种下神力种子,方可围绕神力种子打坐冥想,锤炼精神,壮大灵魂。

        倪昆默诵一番那冥想法,见“不朽金身”的金色符文,并未像几日前收录“天地阴阳交征大欢喜赋”时一样,将冥想法化为小号金色符文,收录在不朽金身符文之下,就知道这门冥想法无法正常修行。

        这时苏荔也凑过来,瞄了丝绢一阵,说道:

        “上古之时,修神力者,其力量都是来自神灵的恩赏。再是神通广大,其力量源头,也都在神祇身上。神祇可以让凡人一步登天,也可以一念之间,收回神力,将之打落尘埃。

        “所以修神力很不靠谱,唯有伟力归于自身的炼气之道,方是正途。”

        倪昆点点头,收起丝绢,笑道:

        “可当作证据,交予长乐公主。”

        说着,又拿出那面从剑奴身上搜出的黑铁令牌研究。

        此令牌巴掌大小,正面篆刻着形似蝌蚪的奇异符文,背面则镶着七枚米粒大小的黑色宝石,以某种予人玄奥难言之感的规律排列其上。

        其中四枚宝石黯淡无光,只三枚宝石隐隐闪烁着乌黯光华。

        “这令牌又是什么?”

        苏荔好奇问道。

        倪昆手指触摸令牌,起初并无特殊反应,直到指尖触碰到那三枚隐隐闪光的黑宝石时,脑海之中,不朽金身的金身符文微微一震,流淌出一股信息。

        宇光挪移令。

        拥有空间挪移之能的奇物,可预先设定一个“回归点”,之后只要身在“回归点”十里之内,即可发动令牌,瞬间挪移至回归点中。

        一次最多可同时挪移五人。需七枚宝石全部点亮,方可发动挪移。

        每发动一次,无论挪移多少人,七枚宝石都将全部黯淡。

        宝石可自行恢复。每一个时辰,点亮一枚宝石,需七个时辰,方能点亮全部七枚宝石。

        亦可消耗真气点亮宝石,大幅缩短宝石恢复时间。

        梳理完这番信息,倪昆嘴角微微翘起,这枚令牌,就是他搜尸的真正目标了。

        话说,他可一直惦记着“剑奴”将他与苏荔平空挪移至此的“挪移之法”呢。

        虽然这令牌限制颇多,无法随心所欲传送至任意地点,只能在十里之内,回归预先设置好的“回归点”,且每用一次,都得冷却七个时辰,但在目前这个阶段,这枚宇光挪移令,也算得上一件稀有奇物了。

        萧忘书在侧,倪昆也未向苏荔解说令牌之能,只收起令牌,着她斩下剑奴首级,让她把两颗首级都带上。

        剑奴剑术不凡,应该是个知名武者。

        不过苏荔和萧忘书都不认识他,不知其来历,带出去给长乐公主过目,或能查出其根底。

        处置好这些,倪昆带头,走进了密道之中。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