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水之本源

第十九章 水之本源

        虽然对灵府空间还有许多疑问,但听到‘时间不多’几个字,彭淼还是心里抽了一下。

        她以为,父亲的神识,会陪伴她成长。

        看出女儿失落,彭壂择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笑道:“等爹办完事,咱们一家人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爹……”

        “先修练,其他的别问。”

        彭壂择打断了女儿的话,他知道女儿要问什么。

        只是,他现在要处理的事,她没必要知道。

        彭淼不再多问,从储物袋里取出两卷法诀。

        “这卷《水域旷卷》是你娘祖族的传承至宝,水族许多至强的法诀,都是观了《水域旷卷》才创造出来的。”彭壂择指着其中一卷道。

        他说罢,目光落在另一卷上,“这是《无穷剑诀》,此剑诀是依托《水域旷卷》而创,曾无敌于万界。后来,创造此剑诀的水族老祖证道失败,陨落于煌煌天劫之下。此剑诀的后半部分也失传了。”

        彭淼听得津津有味,无比专注。

        “女儿,你先观《水域旷卷》,再修《无穷剑诀》,顺序切莫错了。爹交给你一个任务,观《水域旷卷》后,自创一门法诀。不论法诀威力如何,都要自创一门。如此,你对水系法术的理解,才能更加透彻。”

        “是。”彭淼点头,“爹爹,那我现在开始修炼?”

        “嗯。”彭壂择点头。

        彭淼就地盘腿坐下,打开《水域旷卷》。

        卷轴打开的瞬间,一股水浪扑来,淋了彭淼个透心凉。

        她紧忙施法想要将水烘干,可奇异的事发生了。

        那水竟然无法烘干!

        “先看。”彭壂择道。

        彭淼无奈,只得观阅内容。

        小小的书卷打开,足有数百米长。卷上,有古老的图画,繁复的符文,以及晦涩难懂的文字。

        并且,卷上的所有文字和画面,都是雾蒙蒙的。无数水汽萦绕其上,根本看不清卷上的内容。

        只能依稀看到些轮廓,知道哪些是画,哪些是字。

        “这是水之本源,用神念去感知。”彭壂择在旁侧轻声提醒。

        彭淼闭上眼睛,像引气入体时,用意念感知灵气那般,去感知身边的水。

        她身上湿漉漉的,水冰冰凉凉,似与寻常的水没甚区别。

        可,当她闭上眼睛,却看到密密麻麻的水灵气,从水中飞散出来。

        那些水灵气围绕着她,如同调皮的小孩子般,挑衅着。

        她尝试着将那些水灵气吸收到体内,那些水灵气却变成了火灵气。火灵气入体,经脉瞬间出现灼伤感,痛得她倒吸了口凉气。

        彭壂择看到女儿痛苦的拧眉,他的心也跟着抽了一下。

        想要打断,但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痛苦让彭淼停止吸收灵气。

        然而,那些灵气像是故意调戏她一般,又变成了水灵气。

        “水,无所不居,集于天地,藏于万物,产于金石……集于诸生,集于草木。”

        彭壂择的声音缓缓传来,温和而又似雷霆,落在彭淼心间,让她瞬间豁然开朗。

        “真水至任,淖弱以清,洗人之恶……”

        “真水至精,视黑而白……

        陆陆续续的声音入耳,彭淼感知到,周围的水灵气又有了变化,如同熊熊燃烧的大火,正朝她经脉涌去。

        这一次,她身心放松,任凭那些火灵气涌入她的身体。

        “万物之本源也,诸生之宗室也……”彭淼轻声呢喃。

        话音落下,涌入她体内的火灵气一瞬间,化作浓郁的水灵气,滋养着她的经络。

        在她体内游走周天,最后回落丹田,化作灵力。

        “淼淼,你再施法试试。”彭壂择含笑道。

        彭淼睁开眼睛,施了个烘干衣裳的小法术

        身上的水,一瞬间便被烘干了。

        “爹,这是什么道理?”彭淼问。

        “这卷《水域旷卷》可助你参悟水之本源。只有参悟水之本源,才能做到真正的御水。你方才参悟了一些浅显的本源之意,故而能将那水烘干。”

        彭壂择对女儿的悟性很满意,脸上挂着灿烂笑容,和对女儿未来的无限憧憬,“女儿,你现在再观阅《水域旷卷》试试。”

        彭淼点点头,目光落在展开的《水域旷卷》上。

        这一次,雾气退去了些。露出几句晦涩难懂的话,和一副先民求水图。

        其余的,仍旧在雾蒙蒙里,看不真切。

        “好了,淼淼,已过去三四日,你祖母很担心你。”彭壂择道。

        彭淼大惊,“过去三四日了?”

        “是,这灵府空间,是妖族一名大能所留,他身前修为在神通境。故而,这灵府空间内的时间,与外界是一致的。”彭壂择解释。

        “妖族?”彭淼有些迷糊。

        “妖族与人族不同,人族用储物袋,妖族可以在肉身中开辟空间。修为越高的妖族,开辟出来的空间越大。你现在所用的这个,便是妖族肉身开辟出来的,不算什么稀罕物。”

        彭淼:“……”

        这还不稀罕?

        她在炎林大陆待了五百多年,都没听过的至宝!爹爹却说,不稀罕?

        “好了,爹的神识要消散了。女儿啊,好好修炼。空间里给你留了拜师礼,不必担心所拜师父觊觎爹爹留给你的东西。”

        说话间,彭壂择的虚影,很快便消散于无形了。

        “爹……”彭淼冲着虚影消散的地方磕了个头,“女儿,知道了。”

        “好好修炼。”

        最后的声音传来,彭壂择的气息,彻底消散于空间内。

        彭淼从空间里出来时,陈锦遐在石室内,已等了几个日夜,整个人憔悴不堪。

        见到孙女突然出现,她的眼泪,一下子便涌出了。

        “淼淼,你可算是回来了。”她声泪俱下,紧紧的将孙女抱入怀中,“我回来找不到你,幸好你爹给我传音,说你在修炼,我这才安心些。”

        “可看不到你人,祖母还是担心。”

        彭淼心里暖暖的,有些自责,应该提前与祖母说清楚的。

        “祖母,别担心,孙女只是去爹爹留下来的秘境里修炼了。以后孙女去修炼,一定跟您说。”

        “无事便好,也不用事事都与祖母说。你第一次离开祖母这么久,祖母才这样担心。”陈锦遐擦着眼泪道。

        她不想用自己的关心,绑住孙女的自由。这一次之所以寝食难安,的确是因为第一次离开孙女那么久。

        “嗯。”彭淼重重点头,“家里的事,处理得如何了?”

        “证据都是真的,官府那边查验过了。昨日,人都走光了。”陈锦遐语气淡淡道,“对了,宗家公子昨日傍晚还来找过你,说是明日要带你一起去付家。”

        “淼淼,你去付家作甚?”

        付家可一直与彭家不对付,陈锦遐有预感,肯定是跟她儿子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