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主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祝贺你心想事成

第二十二章 祝贺你心想事成

        “你敢!”宗世安上前一步,怒视付鑫燃。

        付鑫燃没想到他竟然敢上前,吓得后退了两步。但心里更气了,“你你……你当真要护着他?我的面子也不给?!你我可是同窗!”

        “今日,谁也不许进这道门!”宗世安语气坚定,半步不退。

        “好啊!你不让我进,我偏要进!我偏要把她轰出去!这是我的家!又不是你家!你凭什么不能轰她走!”付鑫燃气得都要亲自动手了。

        他撒开嗓子喊道:“彭淼!本公子命令弄,赶紧滚出我家!赶紧滚!”

        “来人啊,给本公子将这门撞开!”

        彭淼在偏房里,寻了把椅子,优哉游哉坐下。

        让活了两世的她,跟个小公子一般见识,她做不到。

        只是……

        有些为难宗世安了。

        不过,彭淼很快释然。

        这可是的大案子。

        办了这件大案,宗世安的名声,将更上一层楼。

        将来史书会记载,他八岁破大案,九岁安天下。

        瞧瞧,多么响亮的名头。

        “嘭!”

        宗世安背靠着门,张开双臂,一副万夫莫开的气势。

        “你们敢!伤了本公子,莫说是你们了,就是你们家主,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付鑫燃年纪小不懂这利害关系,他身边的下人可不小,懂得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一时之间,付家的下人迟疑了。

        付薪燃气得抓狂,他伸手就跟宗世安扭打在一起。

        宗世安要守着门,又要跟付鑫燃扭打,吃了好几下亏。

        彭淼在里头听着,听到宗世安被打了几拳,哼唧了两声。

        “哎。”

        彭淼轻叹一声,正准备出去,衙门的人来了。

        大队官兵冲进付家,一路朝这边赶来。

        官兵突然冲进付家,付家所有人,以及宾客都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擅闯我付家,惊扰我的宾……”

        付泽茂一个‘客’字还未出口,便见宗沅从门外走进来。

        “首辅大人,这是?”他姿态不由得低了许多。

        宗沅神情莫测,没回答,只吩咐道:“搜。“

        “首辅大人!”付泽茂怒了,“下官虽只是三品,但也是为朝廷立过功的!您这么突然带人闯入付家,总得有个说法吧!”

        在付泽茂说话期间,他的心腹早已冲到书房,打开密室,准备将所有书信和赃物销毁。

        然而,密室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不多会,宗世安看见一路搜过来的官兵,扬声大喊道:“这里这里,都在之里。”

        领头的小将一瞧,那不是宗家小公子吗?

        是自己人!

        小将小跑着领人到门前,彭淼掐算着时间打开门,装作怯怯的从里边出来,躲在宗世安身后。

        宗世安以为彭淼害怕那些带刀的官兵,很暖心的道:“淼淼妹妹别怕,我保护你。”

        “谢谢世安哥哥,咱们走吧。”彭淼细声道。

        “嗯!”

        宗世安重重点头,护着彭淼往府外走去。

        官兵传进来,陈锦遐早已担心得不得了了,此时正与宗柳氏往这边赶。

        “祖母。”

        彭淼远远瞧见陈锦遐,立刻扬声喊道。她小跑着来到陈锦遐身边,装作害怕的样子,奶声奶气道:“世安哥哥发现了很多书信,然后官兵就冲进来了。”

        “不……”

        “世安哥哥,那些是什么呀?”

        宗世安刚想说不是他发现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彭淼打断了。

        “应该是罪证。”他回答道,“不过不是我……”

        “世安哥哥好厉害。”彭淼又打断了宗世安的话,“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世安哥哥竟然知道是罪证,立刻便不准人进了,还去报官。”

        宗世安被彭淼一口一个‘世安哥哥’,喊得晕乎乎的。

        “走吧,这里乱糟糟的。”宗柳氏提议,“官府办差,怎么也得两三日才出结果。”

        “夫人……”陈锦遐欲言又止。

        “老夫人放心,一有消息,我立刻差人去彭府禀报。”宗柳氏作为首辅夫人,自然是知道彭家跟付家的恩怨的。

        “多谢。”陈锦遐福身道谢。

        她此时已知晓孙女非要来付家的目的了,虽然知道付家肯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没到那一刻,她还是不放心。

        “老夫人太客气了。”宗柳氏不敢受礼,避开了。

        “祖母,我们先回去吧。”彭淼道。

        事情已经办完,她不想在这里多待。

        “好。”陈锦遐点头,心情复杂的转身往外走去。

        付家是望族,院子极大。彭淼走在前头,特意挑了付家人聚集的那条路走。

        此时,付家所有人都被官兵控制了起来。所有宾客,都要盘查后才能放出府去。

        周氏也被官兵押在院中,此时见彭淼几人走过去,脸色更难看了。

        “祖母,方才这些人嘲笑咱们呢。”彭淼走到周氏面前停下,目光灼灼的盯着周氏,“也不知这位夫人,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丧门星!”周氏心里慌极了,但为了颜面,还是嘴硬的骂了一句。

        彭淼冷笑,“丧门?付家很快就要丧一门了。夫人心里应该很高兴,祝贺你,心想事成。”

        “我呸!小贱蹄子,你胡说什么?”周氏大怒,冲着彭淼破口大骂。

        “听说犯了重罪的罪臣家眷,女的充入教坊司为官妓。贱这个字,用在夫人身上更合适些。”彭淼笑嘻嘻的,小小的人儿,一副不懂事模样。

        可看着她眼睛的周氏,却吓得冷汗直流。

        她突然意识到,彭家这对祖孙,自从彭韫泽死后,就再也未登过付家的门。

        今日为什么会突然不请自来?

        自然是有目的的!

        彭淼的目光从周氏身上移开,扫向在场的所有人,“大家怎么不笑了?是不爱笑了吗?”

        她声音甜甜,小脸满满的疑惑。

        “笑过了别人,该哭自己了。”陈锦遐淡淡道。

        她心里无比解气,付家的事,不知要挖出多少人!

        尤其是跟付家交好的那些人家,日后的日子,怕是唯剩凄凄惨惨戚戚了。

        “笑别人,哭自己?是没人哭他们吗?”彭淼又一副懵懂的仰头问。

        陈锦遐牵着孙女的手,一面往外走,一面回答道:“死光了,自然是无人哭的。”

        彭淼闻言,装作惊讶的回头,看了眼吓得面色苍白几人。之前,就他们笑得最大声。

        “死光?那岂不是抄家灭族?那是得哭一哭了。”

        “你们闭嘴!”周氏心态崩了。

        彭淼冲她调皮的吐了吐舌,“死者为大,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周氏:“……”